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 PART1(零)


#老土的失忆梗

#玄幻设定

#人物ooc肯定的(顺其自然呗………)

#没有了………

【你的身影】/Shadow/

陌生人或是老朋友。
Stranger  or  acquaintance.

我愿陪你一生颠沛流离,不论山巅,雪原,沙漠,旷野,沼泽,雨林,城市,乡野;不论晴日当空,阴云密布,大雨如注,狂风如骤,尘沙呼啸;我只愿与你,歌行于途,携手并肩,无所顾忌,此生,无怨无悔,无愿无羡,无失无忘。

I want to go with you all my life.

第一部分【琥珀】Part 1 /Amber/
零[起序]Preface·Zero

这个舞台永不满员,欢迎你的到来。——邀请函
The stage never full of members ,welcome to your coming.——Invitation

纤细而苍白的一双手抚过挂在门上的覆上了一层灰尘的木牌,“暂停营业”的字样立马变得清晰,顿了顿,然后轻轻推开了略显陈旧的木门。
“吱呀”一声,扑面而来的是清幽的檀香味。
耳畔似乎还能听到那个高傲的少年用慵懒的语调说“欢迎光临”。
还真是久远的事情啊!
推开连接着后院的红木门,走进后院,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院子和小楼。
轻抚院中那唯一一棵大树,脑海便不禁浮现出少年恶作剧时突然倒挂出现在视线中做鬼脸的样子。
淡淡的笑容勾勒在嘴角。
摘下斗篷的兜帽,那是阳光也要逊色的颜色。
·
“欢迎光临,我回来了。”如此自言自语道。
无人应答。
·
“玉石俱焚?你可真狠心啊!”
“和你比起来这算的了什么。”
“我们就不能安安分分聊一会儿吗?”
“本来可以,但现在……不行了。”
……
“对不起。”
“……”
“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仅此而已。”
“……”
“如果你要死,我陪你死。”
“……”你闭嘴!
……
·
“……睡了那么久,该醒醒了。”
……
“别任性啊!你醒了,你要去哪儿我都陪你啊……我再也不拦着你了……”
……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可以一直陪着你啊……好不容易你这么安分。”
……
“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毒舌攻击我也不介意……”
……
“晓翼……”
……晓翼?
·
“你醒醒啊,平时总是一副耀武扬威的嚣张模样,现在怎么赖着不起来?”
……
“你还没有给我们打过满分呢,你起来啊……”
……
“你别这样啊,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呢。”
……
“我们永远都是同伴啊……”
……好吵啊。
·
“你为什么不去死?!”
……
“像你这种人为什么要存在这个世界上?!”
……
“去死吧!!!”
为……
·
唐晓翼倏地睁开双眼,条件反射地坐起来,却身形不稳的摔了下去。
“你怎么了?”
关切的话语响在耳边,唐晓翼艰难的从杂乱的思绪中抽回神来。
望着亚瑟耀眼的金发,唐晓翼神思恍惚道:“……两个人,不是……同一个……”
“什么两个人?”
“啊……没什么,没什么……哎?你,你快放我下来!”唐晓翼这才发现自己掉进了亚瑟怀里,立刻就红了脸。
“脸红什么?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亚瑟轻笑道,放下唐晓翼。
“……哼,不理你了。”唐晓翼傲娇的一甩头,一转身就要走。
“别啊。”亚瑟赶紧拉过唐晓翼,自家小受可不是能随便逗的呢。
·
“你说……我做的梦,是不是真的?”
亚瑟端坐在沙发上削苹果,苹果皮在他手中就没有断过,而唐晓翼把自己缩成一团陷在沙发里。
“嗯,是真的。不过最后一个太诡异了,不确定。和你接触过的人都不会这样对你的。”亚瑟淡淡的说。
“我真的忘了很多事吗?”唐晓翼抠着指甲,脸上的表情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亚瑟的苹果皮断了。
他给他看过圣斯丁高年级的全体照,他能一眼找出排在后面人群中的莉丝,却认不出站在最前排最显眼位置上的乔治。给他指出后,才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不确定的说:“乔……?”
亚瑟把苹果递给他,点点头。
“我是不是很糟糕?都忘记了。”唐晓翼接过,却又不吃,而是把脸埋在臂弯里。
亚瑟摸了摸他软软的发丝:“并不是,你很好。”
“真的?”
“过去对你来说并不美好,那就忘了它,重新开始。
“死亡对你来说才是新生,你死过一回了,所以要更好的活着。
“有很多人关心你,除了我,还有很多。
“你是唐晓翼,永远都是。”
即使你忘记一切,即使你堕入黑暗。
你都是我们深爱的唐晓翼。
唐晓翼微笑,点头,拿起苹果咬了一口。
亚瑟也微笑,凑近唐晓翼,吻住他薄薄的嘴唇。
唐晓翼呆住,之后立马推开亚瑟,转身不看他。
又脸红了。
真可爱。亚瑟轻声问:“讨厌这样吗?”
唐晓翼摇头:“不……不讨厌。”
“那再来一次,好不好?”亚瑟从后面抱住他,在他耳边说。
唐晓翼气鼓鼓的拿起抱枕砸向亚瑟。
哪有吃东西吃到别人嘴里的!叫你耍流氓,哼!
亚瑟抱着抱枕,看着唐晓翼的背影,心里满足。
·
我是谁?
我是唐晓翼。
·
男子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车水马龙。
抬起身黑的眸子,眼中划过一丝惊喜。
站起身,挥了挥手,身上的古装变成了校服样式的衣服,及地的长发变成了清爽利落的短发。
“似乎是时间到了呢。”男子伸了个懒腰,走到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前,画里是白雪皑皑,有着栗色长发的少年抱着一捧红梅,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竟是比那冷傲的红梅还要动人。
男子的手抚过画中少年的脸颊,神情温柔:“相信我,不用等很久,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永远……”
·
我是谁?
我是……
·
唐晓翼突然睁开了眼,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满满的月光毫无保留地照进房间,他晓翼笑了,眼角眉梢都是笑意,眼中却涌出了泪水,划过小巧精致的脸颊,划过淡色的唇角,尝到淡淡的咸味。
“这么倔可不好呢……”
·
你认为,你能逃得过吗?
不能。
那你打算束手就擒?
不是。
那你想怎样?
打败你。

[待续……]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