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all封】如果封喵掉水④鸿封


#极度ooc

#私设有

#毫无逻辑可言,请自行避雷

#没错,我就是喜欢写一些傻白甜的沙雕段子

PS:我爱觉哥。


④鸿封

“雨龙啊……”封不觉的声音传来。

“不理。”鸿鹄异常冷漠。

“鸿鹄啊……”

“怎么了?”

“……手能借我用一下吗?”

鸿鹄用怀疑的扫了眼身旁不知为何脸色苍白的封不觉,伸出手,然后立马被某人抓紧了,手上传来的温度很低。

“疯不觉你又在搞什么花样?”不是鸿鹄太多心,而是某人太反常。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封不觉诧异道。

“是啊。”鸿鹄淡定地推了推眼镜。

“呵呵,”封不觉松开了手,“那当我没说。”

“谁让你松开了,”鸿鹄重新抓了回来,“是因为这个吗?”说着指了指脚下。

“……”封喵望天,“我又不能把你当傻子……”

“那就是了,真不错,终于又可以用来威胁你的东西了。”

封不觉内心mmp,冷冷道:“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哦,无所谓啊,从未拥有,何谈失去,”封不觉听到后冷着脸转身走掉,“要不,你让我拥有一下?”鸿鹄见要坏事赶紧接上了下一句。

猝不及防的一句告白让封不觉成功的停在了原地。

“你当我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啊,这么好哄?!”这是反应过来的封·傲娇·不觉。

“所以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哄你。”

“呦,情话说的这么溜,是不是经常说啊。”鸿鹄硬是从这句调侃里品出了一股酸味,然而封不觉只是在想他今天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或者吃错药了……

“可不是嘛,写了好多给某人,但某人从来不回。”这也是在变相的哄人没错了。

封不觉诧异的看了眼鸿鹄,用半仙儿一样神神秘秘的口气问道:“来,你告诉我,有谁逼你吃了些奇怪的东西,比如真心话药丸之类的?”

鸿鹄:“……”

鸿鹄:“并没有。”

看起来颇为失望的封不觉:“嗯……好吧,你那些情书都被我删了。”

鸿鹄的笑容有点垮:“那你看过没有?”

“没啊,”封不觉用一种理所当然气死人的语气回答,“匿名呢谁知道是你?再说了,暗恋本大爷的人那么多……”

“没关系我再署名写一遍。”鸿鹄预感到再让他说下去会发生不太好的事便连忙打断他。

“那我也不看。”封不觉立即回答。

“为什么?”鸿鹄脸上的笑容再次濒临垮台。

“因为知道是你写的了呀,这不就够了?”封不觉凑近鸿鹄轻声道,还故意挑起了尾音,“喵?”

鸿鹄呆愣,不想承认自己有被撩到。




种族优势不容小觑哦!



不就是说情话嘛!谁不会似的!——封不觉插腰

[end]

【all封】如果封喵掉水②③

#极度ooc

#私设有

#毫无逻辑可言,请自行避雷

PS:我爱觉哥。




②黎封

古小灵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封不觉,对自家表姐说:“表姐不是我说你,你就这么放任团长光明正大吃你豆腐啊!”

黎若雨没说话,只是看着抱紧她手臂的封不觉。后者的眼中充满忌惮,一直盯着水面仿佛里面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似的……

哪儿还有那心思啊,分明是掉水了炸毛了没法分心了。

“不觉。”

“啊?”封不觉头也没抬。

黎若雨捏着封不觉的下巴把他的脸扳正。封不觉目光慢半拍的刚刚转过来就发现他被动的离某人越来越近……

笨蛋,水有我好看吗?



众:啧啧啧,简直没眼看!





③(我也不知道怎么算)


(前提:地狱前线几人在地下通道被迫分开,古小灵和封不觉一路)

黑暗中,两人踩着水前行。古小灵突然抱住了封不觉的手臂。

“怎么了?”封不觉疑惑。

“我害怕,借我抱一下!”古小灵这话说的理直气壮。

“……”封不觉沉默,还是没忍住吐槽:“小灵你演的太敷衍了……”

“什么嘛!给你面子你都不要!”

“……我何时需要过那种东西?”

古小灵认真的想了想,道:“说的也是,换种方式好了……”笑了笑,“毒舌团长,我带你过去好吗?保证不会把你扔水里的。”

封不觉看了她一眼:“你确定?”

“当然。”

封不觉这回是真的变成了封喵,纯黑色的,小小的一只。

古小灵把他抱在怀里,凑近敏感的猫耳朵,说了一句话。

封喵的耳朵扇了又扇,眨眨血红的眸子,伸出粉嫩的猫舌舔了舔古小灵的脸。




[谁让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团长呢!]







②③end

【all封】如果封喵掉水①


#极度ooc

#算是小甜饼

#毫无逻辑可言(划重点)

#请自行避雷

#私设有

PS:我爱觉哥。

以下:

如果封喵掉水

①狂封

“我说,疯兄啊……”狂踪剑影显得很无奈。

“啊?”封不觉很敷衍的应了一声。

“你压着我头发了……”

“哦。”然后稍微离开一点拨拉了两下对方的头发。

“……”剑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好不容易排了个2V2,正好路上有条河,然后就发现疯不觉紧紧趴在他背上,说啥也不下去。

“我说,疯兄啊……你不会是……怕水吧?”剑少
很疑惑。

“废话!你见过哪只猫不怕水的吗?”封不觉回答的理所当然。

说的好有道理,没办法反驳哦!

“那……疯兄,咱俩换个方式过河吧,你舒服,我也少累点儿。”

“也行。”封不觉刚松开手打算下去又立马抱了回去。

“咋了?”

“你不会要把我扔水里打水漂吧?”

“……”剑少无语,“我保证,不会的!”

“真的?”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子,便放下心来,“你看我这么相信你的人品,可别让我失望哦,剑少!”

封不觉一松手,狂踪剑影就动作奇快的反身将他揽进怀里,打横抱了起来。动作之连贯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私底下练过很多遍。

封喵也不是很紧张,手环着狂踪剑影的脖子嘴里还不忘调侃:“呦,长得高就是好啊……”

“那可不?”剑少冲封不觉笑笑,也正好看到对方发白的脸色。

“不是我说啊,这样抱着不是更累么?”封不觉眯缝着眼吐槽。

“不会啊,你又不重。细胳膊细腿的又不压秤。”

“啥?我这身高是摆设吗?”

“那我一米九也不是摆设啊……”剑少很无奈。

“呵,比我高就了不起了是吧!”傲娇了。

“……”剑少很明智的没搭话。



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水没到狂跳剑影大腿处。

“疯兄,如果你掉进去……会不会变成猫?”

“你想干什么?”封喵微挑的眼角瞥了眼后者,把爪子抵在了后者颈动脉上,“我警告你哦,不许乱来!”

狂踪剑影看了看封喵看似锋利实则摆设的爪子,内心:这威胁人的小模样也太可爱了吧!(……)嘴上:“不乱来不急乱来。我就是很好奇……”而已……

两人已经“扑通”掉进了水里。

狂踪剑影迅速掌握了平衡又顺手把封喵拉起来了,然后发现水平线突然升到了腰以上。

“咳咳……我靠你大爷的……你故意的吧!”封喵处在炸毛边缘,颇为不满地甩了两下头,水珠四溅,原本在贴在颊上的黑发此时己是凌乱。

“没有,真没有。不小心的。”剑步作“投降”状,结果他这边两手一松,那边封不觉在水里完全站不稳,立马就拽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手能不能别乱松,会倒的大哥!”剑少的手瞬间就抱了上去。封喵翻了个白眼,心道:让你拽着不是让你抱着喂,擅自改剧情要遭雷劈的!

狂踪剑影看到怀里的人苍白着脸瑟瑟发抖却还一副在想事情的模样,不禁低下头,本想问问他,但谁想封不觉突然抬头,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先开口。他看到封不觉扯出一抹笑,手上用力往下一拉,仰头,唇齿相抵。

狂踪剑影瞪大了眼,而封不觉则闭着眼。他的手情不自禁地上移,一手扶着封不觉的背,一手扣住了封不觉的头,加深这个吻。

他清楚的看到了封不觉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两下,睁开眼,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然后就感觉腿上被狠狠踢了一下,两人又重新跌进水里……

然后……对,死退了。



后来在开会时,狂踪剑影明显心不在焉,笑问苍天叫了几声也没把人拉回来。

会后,笑问苍天问了句:“剑少是怎么了?神游了快俩小时了。”

才不怕呢诡异的笑笑:“之前和疯不觉排了个2V2,回来就这样了。”

听到有人提“疯不觉”,狂踪剑影立马就回神了:“啊?疯不觉怎么了?”

笑问苍天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不怕妹子想着:恋爱中的人啊……回道:“有人看到疯不觉在商城,你不去……”看看?走了?

笑问苍天:“商城那么大,能找到吗?”

不怕妹子:“你要相信高段位忠犬的直觉。”

笑问苍天:不怕你的人设崩了……




狂踪剑影这会儿也已经找到了封不觉,并恬不知耻的凑了上去。

封不觉本是靠着柜台,背对剑少的。剑少便也靠着柜台,转头就能看到封不觉的发顶和尖下巴。

“好巧啊!疯兄这是要买什么?”

封不觉轻笑一声,微微偏过头,冷漠道:“氧气瓶。”

狂踪剑影被噎了一下:“那啥……那个……嗯……”

封不觉瞟了一眼,没反应,又瞟了一眼,还是没反应……

你倒是哄一下啊喂!!!

抱都抱了,亲都亲了,哄一下就不会了是吧!

差评!滚蛋!

封不觉转身就要走,狂踪剑影连忙拉住他。然而封不觉照着他小腿就狠狠踹了过去,狂踪剑影疼的龇牙咧嘴还不忘朝着走过来的守卫摆手示意没事。

“疯兄,同样的招数使两次是不是不太厚道啊,还是要讲点道理的好吧!”狂踪剑影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时有点来气。

“什么招数?你说清楚。抱都抱了,亲都亲了,转眼又把我拉水里了,我还没说什么呢……,现在又莫名其妙冲我发火,你脑子进水啦?”封不觉皱着眉,眼里似乎有了一种名叫“委屈”(……)的情绪。

狂踪剑影的脑子立马就短路了:“之前不是你……”

“什么不是我?”封不觉翻了翻白眼。

狂踪剑影立马从背后抱住要走的封不觉,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没好气。

“我错了我错了,疯兄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啊!行不?”

出了游戏那都是普通人,封不觉自然是没发挣脱他的。

这时已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

剑少就被封不觉硬拽进了会议室并做了深刻的检讨(反正也干不了别的事)。

后来有不少人表示:疯不觉和狂踪剑影站在一块儿那简直是中西结合的最高境界……






[狂封篇]end

【叹封】《雨幕》

#一发完。

#私设多,ooc。

#情人节快乐,不虐也不算太甜。

#也不知道现在这时候还有没有人看………

【雨幕】叹封

大抵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吧,王叹之觉得对面的封不觉笑得很温柔。不是平常的那种嘲笑,也不是冷笑。

“愣什么呢?被雨淋傻啦?走了!”封不觉略带嘲讽和无奈的声音传来,成功唤回了王叹之即将飞远的思绪。

“哦。”果然温柔是错觉啊……王叹之想道,但其视线还是不由自己的飘到了身旁的封不觉的身上。

封不觉的头发都被淋湿了,顺服的贴在他颊上,只有一两根呆毛顽强的翘着。看起来比平时柔和多了,也苍白多了。

黑配白,对比鲜明。

王叹之赶紧把伞撑到他上方。他知道,对方的体质并不好,容易生病。

·

王叹之不喜欢雨天,因为这会让他感到压抑。

但封不觉喜欢,他向来不喜欢阳光的事物,除了王叹之。

·

“虽说我们撑了伞,但你不觉得雨中散步很浪漫吗?”封不觉歪头笑了。

王叹之喜欢这句话,尤其是从封不觉嘴里说出来,虽然很大成分是在开玩笑。

封不觉的脸是黑白两色的。白色的是略显苍白的皮肤和缺少了些许血色的薄唇,黑色的是头发,眉毛,睫毛和眼睛,深黑的,像倾洒的墨汁和寒冬的夜空。

王叹之好像看到他身后的世界也是黑白的,像老早以前的照片,有着岁月经年的美感。

“嗯,很浪漫。”王叹之听到自己这样回答,像是受到某种蛊惑一般。

那蛊大概叫“封不觉”吧。他如此想道。

·

然后,他也喜欢上了雨天,因为封不觉喜欢,也因为封不觉的一句话。

能和喜欢的人同撑一把伞是件很幸福的事。

·

王叹之的伞不算大,但两个人还是装得下的。那时的封不觉仍比王叹之矮,现在差半个头不到,那时也差半个头左右,也削瘦很多。

王叹之用不撑伞的那只手揽住封不觉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因为他看到后者的右肩被淋到了。

但其实因为封不觉在雨里已经站了好一会儿,全身都被淋湿了,再淋一点儿也无所谓了。但封不觉没有说出来,他也懒得说。

这样不是挺好吗?

两个人靠的足够近,足够感觉到对方的体温。一个温热,一个微凉。王叹之不禁再往怀里带了带。

雨伞是黑色的,但他并没有带来黑色的世界。因为彼此眼中是有光亮的。

能见到这样的觉哥,真好。小叹这么想着,不自觉微笑起来。

·

会噙着似有若无的微笑,眉宇间的不羁和邪气都仿佛被雨水冲淡了的,看上去很温柔的。

这样的觉哥。

只面对王叹之时这样的觉哥。

比想象中,还要好。

·

后来,显而易见。宅男体质的觉哥理直气壮的因着生病的由头对某叹颐指气使,而被使唤的某叹也心甘情愿的样子……

·

“原来是这种原因么……”觉哥虚着眼说道,由于发烧,他整个人都显得有气无力的,虽说平时也如此。

“差不多吧。”小叹也不知要回答些什么好。

“你就喜欢我现在这样?”封不觉歪过身子靠在了小叹身上,嘴角还挂着微笑。

众所周知,小叹虽然平时很呆,但碰上觉哥的事就异常明白。所以,他就算真的很喜欢,也没有被觉哥的话给套路进去。

“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乖,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封不觉对这个答案显得很满意。

“不用了吧,等你好了再说……balabala……”小叹唠叨完之后才发觉,封不觉似乎是睡着了。

然后小叹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当了会儿称职的靠枕,没多久发现这样其实对谁都不好……所以他就特别小心的挪了地方让封不觉躺下来。

盯着觉哥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小叹终是没忍住凑上前去亲了一下。

“好好休息。”

·

封不觉从不带伞,因为他知道王叹之会带。

王叹之会带伞,是因为他知道封不觉不会带。

而共同也根本的原因呢……大概是因为彼此可以靠的很近吧。

[END]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⑤温唐


#这是完结篇。

#我爱你们。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⑤

五,《DAWN》

“你又找了什么不靠谱的人啊?”唐晓翼瘫在亚瑟那张舒服的Boss椅上问。

“什么叫‘又’啊……”亚瑟小声的抗议。

“呵呵,你想想你之前找的都是些什么人好吧!”唐晓翼翻了翻白眼,不屑道,“上次呢,是个人模狗样的绿茶婊。上上次,是个狼心狗肺的人贩子。上上上次就更离谱了,一个道貌岸然的色老头,他喵的还想上我!”

理亏的亚瑟选择闭嘴,却看到正在翻着他相册的唐晓翼吸了吸鼻子,猛地合上相册,放在桌子上又把头转向一边。

亚瑟拿起相册翻了翻,便大致明白了——估计是看到唐雪他们的照片了。

亚瑟从唐晓翼身后抱住他,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委屈你了。”

唐晓翼轻笑出声:“是啊,是啊,我最委屈了。”

“唐家,或者是我,明明都可以,你为什么还要找外人?”亚瑟心里是隐约猜到了答案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听唐晓翼亲口说出来。

·

“找一个……除了家人之外的,可以信任的人吧。”

·

这是一次心灵的交易。

亚瑟心道。

·

“咚咚”,顿了一下,“咚咚咚”。

亚瑟便放开了唐晓翼,道:“请进。”

侍者推开门,请人进去。

温莎进门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望着窗外海景的唐晓翼。

亚瑟不想充当背景板,但也不好出去:“你们……先聊聊吧。”

唐晓翼这才转过身,愣了一下,随即微笑。

·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是么?我刚好也这么觉得。”

·

“I  was  unconditionally  and  irrevocably  in  love  with  him .我毫无条件地,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暮光之城:破晓》斯蒂芬妮·梅耶”

·

【END】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④温唐


#lof有个好处……没人催……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④

四,《诗经》

后来温莎做了个梦。

梦里他看到了七八岁的自己。而梦里的环境却是陌生的。

他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古建筑呢?!

“温莎,过来。”他听见父亲在叫自己,便走过去,“温莎,这是唐叔叔,唐阿姨,那位是唐奶奶。”他听话的一一打过招呼,温莎抬眼看去,却发现除了唐奶奶,其他人的脸都看不清。

唐奶奶在看着他微笑,慈眉善目,透着温柔的浅色瞳孔望着他,让他莫名觉得温暖。

唐奶奶正一下一下抚摸着怀中小白狼的毛,而她身边站着一位面容模糊的金发男子。

·

画面突然转换了。但温莎根据隐约的谈笑声和周围精致的仿古建筑确定了他的位置。估计是到后花园之类的了。

·

“嘿,小哥哥~”温莎听到这么一个声音。

转过头,发现从一个窗口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小哥哥,能过来一下吗?”温莎没搭话,却向那边移了过去,他逐渐看清了那孩子的脸,莫名眼熟,答案呼之欲出。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孩子满脸笑容,眉眼弯弯,别提多可爱了。

“温莎。”为防止念错,他刻意放慢了语速。

“Windsor  Castle那个Windsor吗?”小孩子天真的问。

温莎点点头,倒没想到一个孩子也能说的如此顺溜。

“我是Wing,小哥哥陪我玩好不好?”唐晓翼央求道,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温莎立马就被萌到了。

“好,你出来吧。”

“嘿嘿。”唐晓翼笑着爬上了窗台,“那我下去啦!”

温莎在一旁都惊着了,心道:我是让你走出来不是让你跳下来啊!有没有在听人话啊?!

那个窗台对那时的两个人来说都挺高的,然而唐晓翼就那么跳了,温莎还就傻傻的去接了,结果当然是两个人一起摔了……

“小哥哥你没事吧。”唐晓翼眨巴着大眼睛,虽然语气很真诚,但眼里却没有半分内疚之色:谁让你过来接的啊……怪我咯?

“没事,你……多大了?”温莎看着身量比自己小了一圈的人说道。

“五岁啦!”唐晓翼说的理所当然,可伸出的手指只有四个……

饶是温莎中文不好也囧了一下:“那是四。”

唐晓翼满不在乎的吐了吐舌头。

后来唐晓翼拉着温莎跑遍了整个院子,就差上房顶了,虽然他家房顶也不是说上就能上的……

等跑累了,他们就瘫在草地上,温莎只觉得自己从小到大没跑的都在今天跑完了。转过头,看到唐晓翼微眯着眼睛看着快要被高层建筑埋没的太阳,像是下一秒便会哭出来一样。

“你……怎么了?”温莎小心翼翼的问道。

唐晓翼闭上双眼,仰头:“我不想死,温莎……”温莎一愣,“我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相遇的吧,我能看出来,你和我一样,活不久的。”

温莎总觉得唐晓翼笑的诡异。像被鬼附身了一样,心跳骤然加快。

温莎站起来,眼神惊异的望向唐晓翼。后者浅笑着也站起来,伸手不容反抗的抱住他,满怀都是藏香味。

“别忘了我,温莎。我叫,唐晓翼。”

·

梦到这里就没有了,温莎躺在床上,手扶着额头,轻声道:“唐……晓翼……Wing……”

他倒是都想起来了,他小时候是有这回事,不过后面的剧情显然不是他梦到的那样:

“小哥哥,我奶奶还有爸妈都是很厉害很厉害的冒险家哦!

“我长大也要像他们一样,变得很厉害很厉害!

“小哥哥有什么想要做的吗?

“奶奶说了,有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去做,不能让自己后悔。

“……

小小的唐晓翼嘀嘀咕咕说了许多,偶尔会发出一两个问句,却不等温莎回答便自顾自的说下去。而温莎也不恼,就静静的看着,眼里一片柔和。

忽然唐晓翼不说话了,小脑袋偏了偏。

“怎么了?”

“有脚步声,有人要来了,”唐晓翼撇撇嘴,“我得回去了……”

温莎摸摸他的头。

他没听到。

唐晓翼不舍,扑过去在温莎脸上“吧唧”亲了口:“谢谢小哥哥陪我,再见!”

“再见。”温莎有些呆愣。

唐晓翼边跑边回头喊:“我叫唐晓翼,千万别忘了!”

“好。”温莎轻声道,看着唐晓翼三两下就翻进房间里然后冲他扬了扬手中厚厚的一本《诗经》。

·

“对不起啊……居然忘记了……”温莎叹道。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海神之子……亚瑟……唐家……”

温莎想到一种可能性,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他决定试试看。

·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诗经·唐风·绸缪》”

·

[未完待续]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③温唐


#时间观错乱,私设多。

#好久没更新……

#情人节快乐。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③

三,《瓦尔登湖》

·

同年秋天,同样地点,依然是那个图书馆。

看了一天书的温莎缓缓地伸了个懒腰。

图书馆外面新建了公园和绿化带,据说是“美化环境,人人有责”。

公园里有许多小孩子,大都有家人陪伴。长椅上,迟暮的老人伸出双手让鸽子停留。

一派温馨。看得温莎有些羡慕。

我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啊……温莎想着,自嘲的笑了笑。

·

“去公园里看看吧。”身边传来了好听的女声,温莎回头,发现是那个女大学生。

莉丝冲他微笑:“去看看吧,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温莎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这本我就先拿走了。”莉丝扬了扬手中他借来的那本书。

“嗯,回见。”

“回见。”温莎走后,莉丝又掂了掂那本书,“《瓦尔登湖》……小孩子长大了啊……”

·

温莎走得缓慢,完全是无意识的在走路,落叶在他身上也没发觉。

“小点?小点。出来吧,给你好吃的……”

温莎循声找过去,惊喜的发现是Wing,那个莫名让他在意的少年。

少年还是那件唐装,不过身边没有那头白狼。

那么大一只,在大街上遛会造成恐慌的吧……温莎站在少年身后,而少年自顾自的喂猫,谁也没说话。

少年手中的面包也喂完了,温莎也看够了,在少年离开之前他终于开了口:“等等。”

少年似乎不太确定,转身,用手指了指自己:“叫我吗?”

“嗯……你……记得我吗?”温莎一开口就觉得自己问了个特傻帽的问题。

“不记得,”少年诚实的摇头,“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啊,那个……”

“嗯?”

“没,没事。”温莎简直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少年头也不回的走了。

温莎呆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小点过来蹭了蹭,发现他没有投喂的打算,就甩甩尾巴走了。

·

温莎这次终于看清了少年的脸。

小小的巴掌脸,微尖的下巴,颜色浅淡的唇,还有一双微向上挑的凤眼,都是异常的精致,像他在网上不经意间看到的旗袍娃娃,甚至比那个还要好看。

温莎笑了笑,像是将那张脸烙在了记忆深处。

“Wing……”

·

后来冬天的时候温莎也见过一次唐装少年。

纤细的脖颈在寒风里裸露着,穿着也异常单薄,漫天雪花飘飘洒洒,让他想起春天的柳絮,不同的是,这次是真的雪,是有温度的,很冷。

两个人的眼瞳,都像结了冰的湖。

雪下得太大,一时风起,纷纷扬扬迷了一眼。

温莎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等风停了,温莎也再没找见那少年。

像化成雪花飘走了,消失了。

他也记不清了。

·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挨过了冬季,便迎来了春天。——《瓦尔登湖》亨利·大卫·梭罗”

·

[未完待续]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②温唐


#短篇就是方便。

#私设有,时间观错乱。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②

二,《Claire》

十六岁那年,温莎受邀来到“海神之子”号。

邀请函上写的是:尊敬的温莎·D·希哈姆公爵亲启。

温莎并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参考价值,但他知道他的姓氏很有价值。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参加过多少舞会酒会,他对此感到深深的厌烦,但他必须从头到尾扮成一个贵族绅士,这才是极尽虚伪的地方。

在这个年代,贵族和平民又能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名号上更好听体面些,看上去更有面子些罢了。

而他,或者说,是希哈姆,不过在英国贵族都葬送在奢靡之前抓住了能继续被国家,被女王利用的机会价值而已。他们不得不这样,没有实权,没有利用价值,迟早会被连根拔起。

他们还不想只活在一段半张纸都不到的历史里。

希哈姆家族会做生意,近几年也是越做越大,一来二去,也就和大西洋船王亚瑟有了生意场上的来往。

当温莎在大厅里举着红酒杯满场转悠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真他妈无聊。

什么政界的某某,军界的谁谁,金融行的哪个大鳄……谈到后来温莎直想吐——他喝的有点多了。

天下商人都是同一副嘴脸,温莎想道,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我也不例外。

·

出了卫生间,温莎打算去休息室坐一会儿。但他显然没想到会有人在。

一男一女。男的穿黑色礼服,金发蓝眼。女的比男的稍矮,蓝色礼裙,黑色长发。男的像在对女的解释些什么,可女的似乎并不打算接受。

温莎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过那两人似乎都没注意到他。

突然,女的一把抓起自己的长发就扔在了男的的怀里,看的温莎心惊胆战,才后知后觉原来是假发……女生甩着栗色的短发“噔噔噔”跑开。没走两步又“噔噔噔”掉头回来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红酒“哗”一声泼在了男的身上……还没完,女生随手把手上的杯子扔在铺着昂贵地毯的地板上,踢掉高跟鞋掉头走了……

一阵死一般的尴尬飘过。

温莎刚想遁走,那男的就转过头来看向他。

温莎假笑:“我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男的边擦脸边笑着说:“让公爵见笑了。如您所见,小孩儿发脾气是很让人无奈的。”

温莎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请问您是?”

男的此时也擦完了身上的红酒,将高跟鞋和假发往旁边一踹,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微笑道:“亚瑟·冯·蒙哥马利。”

·

直到酒会快散场,温莎才想起那个泼了船王一身红酒的人很眼熟……

·

“不知公爵是否有兴趣当冒险队的赞助者?”

“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亚瑟耸耸肩:“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

“这是什么理念?”温莎嗤笑。

“给一群勇于探索的孩子物质上的帮助。”亚瑟依然在微笑,但眼睛却闪烁着莫名的光。

“我会考虑。”

·

温莎名下有一家酒吧,他也不是经常去,叫“Claire”。

有很多人猜测,这个Claire会不会是老板温莎的girlfriend之类的,但只有他本人知道。那只是随便起的一个名字。

酒会散场后,温莎便开车来了“Claire”。

大概是凌晨。

他像寻常顾客一样从正门进去。然后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而台上唱歌的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他……

台上的人自顾自的弹着钢琴唱着歌,全然不管台下的喧闹,少年像是与世隔绝一样。

温莎立马就跑去后台堵着了。

“台上唱歌的是谁啊?”

“哦,新来的。”挂名店长显得不甚在意。

“真名?”

“没问,因为他说不打算长驻,挣个几天外快就行了,我们也就没问。”顿了顿,补充道:“我们都叫他Wing。可能是把自己的名字翻译了。”

温莎点点头,没再追问。

结果等到酒吧打烊都没等到人……

调酒师好心的飘过来说了一句:“Boss你就别等了,Wing早就走了……”

温莎瘫桌。

“Boss,看开点……”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摆渡人》克莱儿·麦克福。”

[未完待续]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温唐①

#一篇温唐。依然是啰里啰嗦的风格。看清了,《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不是《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不过和那首歌根本上是同源,不过被我写歪了……

#私设颇多,时间观错乱。

#欢迎食用。

#我是小妖,谢谢你们。小年快乐。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知道我们应该是陌生人,但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一,《悲惨世界》

似乎那是一个飘着棉白色柳絮的春天,所有的一切都萌发新芽。

温莎坐在图书馆里,面前虽放着书,心思却不在那上面。

他对面隔几张桌的距离上,坐着一个男孩子。看上去年纪不大,十三四岁左右,一头浅栗色的乱毛翘在头顶,像个不良少年一样戴着三对银色耳环,身上却穿着精致的唐装。但离得有些远,温莎看的不是很清楚。他看不见少年的脸,不过能看到他右手肘撑在桌子上,手又托着脑袋,还能看到他歪着身子翘着二郎腿。而他身边还呆着一个宠物,不,不,不像宠物。那是一头雪白的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进来的……

你咋不上天呢?温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绅士教养不允许他做出那种不礼貌的行为,而他的好奇心又促使他走近那个少年。

·
说到底,也是个孩子。
·

温莎缓缓地向那头走去,连走路的姿势似乎都在表现着他的贵族风范。快要走过时温莎瞟了一眼,但因为少年侧着身子低着头,刘海也挡住了视线,他没看到。

不过他看到了少年正在看的书。

是雨果的《悲惨世界》。

温莎愣了愣,他听说过。不过只看了简介便放下了。因为上面赫然写着“人类苦难的百科全书”,他觉得自己可能看不懂,决定以后再看。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温莎也去找了一本《悲惨世界》,准备借走。

“要借雨果的书啊,真厉害。”前台的女大学生看了眼温莎,说道。

温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想到什么似的问道:“那个,带了一头狼进来的,这没事吗?”

“啊……这个,我们管不了他……”女大学生言词闪烁,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他打扰到你了吗?”

“不,没有,谢谢。”温莎准备回去,“回见。”
“回见。”

·
温莎是这里的常客。
·

“晓翼。”女大学生唤着那个唐装少年,少年身边的白狼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唐晓翼抬了眼,淡淡的说道:“莉丝学姐,有事么?”

“刚才有个外国人问起你,坐那儿来着。”莉丝指了指温莎坐过的位置。

唐晓翼抬头看了眼,又垂下头:“我不记得。”

莉丝叹口气,小声说道“你到现在还能记得我真是个奇迹啊……”
“嗯?”唐晓翼疑惑,他没听清。

“没,没什么。你看的……《悲惨世界》?”
“嗯。”
莉丝露出了然的微笑。
“你继续,我回去了。”

少年没再理她,自顾自的看书。
莉丝也没在意,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儿,少年放下书,走到窗前。窗外纷飞着柳絮,像下着没有温度的雪,没有使河水冻结。却让少年眼中冰霜一片。

微微抬起头,也只能透过朦胧看到一点穿透雪白的金色柔光。而这样无力的阳光还不足以融化冰雪。

少年看着天空,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柔和了表情,眼中似乎沾染了薄薄的雾气。
嘴角扬起了一点弧度,冰雪初绽。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的心情好了起来。

其实少年的心思同少女一样难猜。

·
温莎坐在不远处的咖啡厅里,觉得手上的书好压抑,天气也很压抑。

眼前浮现出唐装少年看书的样子。

他同我一样寂寞。温莎想道。

但他忽略了,少年身边还有洛基陪着。
·

第二天温莎去时,没有看见那位唐装少年。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依旧如此。

此时温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唐装少年怕是不会再来了。

·
从那时起,温莎不动声色的将不明原因的失落和一个人,藏在了心里。

尽管那个人在他记忆里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

“尽可能少犯错误,这是人的准则。——《悲惨世界》维克多·雨果”

[未完待续……]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PART2(二)

#好久没来了,没办法,刚放假……

二,[图书馆]
Library·Two

初见多意外。
The first sight is always full of accidents .

高二(A)班的男生们对唐晓翼似乎是有些意见(刚来第一天就高调吸引了全校的目光,又怼上了向来顽固的政治老师,被班任叫去也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冰山会长还对他那样贴心……他们的不满简直要突破天际了好吗?!更何况我们唐殿不知道比他们帅了多少倍,不过当然了,到他们口中就成了娘们儿兮兮的还那么拽!纯纯的羡慕嫉妒恨呐!),得知他要当图书管理员,一群无聊的男生商量好了似的把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全堆在了唐晓翼的桌子上。

钟雨不满的大喊:“喂,你们欺负谁呢,这连别的班的都有啊!!!”

“没事啦,我无所谓,”唐晓翼虽然嘴上这样说,但眼里却已然夹杂了些不屑的意味。

“他们也真是,莫名其妙的,回头我帮你揍他们!”钟雨特霸气的挥了挥拳头,唐晓翼尴尬的笑笑:完全没听进去啊这……

“这个……麻烦你了。”班长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镜。

“哦,没关系的。送到图书馆就可以了是吗?”圣斯丁的图书馆入学时唐晓翼在外面转了一圈,倒也不成问题。

不过里面的书好多啊,好想看……

“嗯,再按照标签放回原位就可以了。要不,我帮你送过去吧。”班长见他细胳膊细腿的,不禁有些担心。他对唐晓翼没什么偏见,不过他也清楚班里其他男生私下的讨论。在他看来唐晓翼应该是那种需要保护的邻家弟弟,而不是被欺负的对象……当然,这只是他自己想的,唐晓翼可不会认为自己需要保护,更不会被人欺负。

“不用了,谢谢班长,我先走了。”唐晓翼说着,毫不费力的抱起书就走了。

似乎是没问题……那就好。班长又推了推眼镜。

·

就十几本书而已,唐晓翼自然是没问题,但书摞的太高看不清路也是事实。而且以唐殿的人品,看不清路的情况下不会撞到人那是不可能的……

已经歪向一边即将摔地的书被撞到的人拿走了一半,唐晓翼一抬头,就看见一团火红色和似乎冒着寒气的脸。

“会长?”怎么上哪儿都能看见会长?真奇怪,会长不忙的吗?

“嗯。”乔治淡淡的回应。

“会长去哪儿?”唐晓翼努力歪过头问,不过乔治依然目不斜视的盯紧前路。

“教堂。顺路。”

唐晓翼硬生生咽下了“教堂在相反方向”,转而说道:“哦,谢谢。”

废话嘛,白给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之后倒是一路无言。

·

“唐晓翼。”在图书馆门口,乔治开口叫住了唐晓翼。

“嗯?”唐晓翼疑惑,看向乔治,发现对方眼中有他看不懂的情绪。

“你没必要迁就他们。”乔治说道,却意料之外的看到唐晓翼僵硬了嘴角。

唐晓翼在笑,却是一种带着悲哀的笑。乔治感到心脏微微抽痛起来。

“我不想被人讨厌,仅此而已。”也许是乔治的目光太过直接,唐晓翼低垂了眼轻声说道。

“这样不像你,你可向来不会理会别人的想法。”

“原来我是这样的么……怪不得会被那么多人讨厌呢,完全是自找啊……”

“唐晓翼!”

“乔治,人会变的,更何况我这里有问题。”唐晓翼笑着,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头。

“……快去吧。”乔治把书放下,掉头就走。

留下唐晓翼在原地低低的笑出了声。

·

图书馆内部极为宽敞,唐晓翼抱着一堆书在实木书架之间穿梭。午后的宁静阳光下整个图书馆都显得飘渺而神圣,空气中浮动小小的尘埃,让他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他发现一些书架上的书都磨损的厉害,甚至有些按书脊线断开了。

旧书区?

这里发生过什么吗?唐晓翼心下疑惑,紧锁眉头却抓不住脑海中飞掠而过的片段。

他讨厌这种无力感。

半晌,他才面无表情的离开了旧书区。

将几个班借来的书按标签分类登记好,唐晓翼便带着一部分开始工作。工作本身并不难,只是图书馆太大,书籍种类多,一时很难找到相应的位置,唐晓翼也觉得绕来绕去头晕。

而有些书放的位置太高唐晓翼够不到。

此刻他正踮着脚很努力的想把书放回去,但就是够不到。小脑袋向上仰着,因为放不回去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委屈和沮丧。

手举得好酸啊……这么想着身边突然落下了一片阴影,伴随着阴影还传来了淡淡的不知名的香气和暖暖的触感。唐晓翼呆呆地看着手中的书被一只修长的手抽走然后被轻而易举的放回书架上。

唐晓翼收回手,转身的同时后退一步与身后那人拉开了距离。

这个人,有问题。

唐晓翼皱皱眉,身上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眉宇间也染上了反常的阴郁。但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大概是我太神经了,明明圣斯丁到处是怪人……

“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搞的我欺负你了似的……”男生的声音透着一股无奈。

唐晓翼这才仔细去看男生的脸,并在记忆中寻找着对方的信息。男生很帅,黑发黑眼,气质温润,并总感觉在哪儿见过。

在外人看来,两人“深情”对望,一时间气氛有些暧昧不清,不过这种气氛也实在没撑多久。

“小学妹,在想什么呢?是在想怎么报答我吗?”男生随口调侃道,彻底破坏了那温润的气质。

“学妹你个鬼啊!看清楚了,小爷我是男的,男的!”唐晓翼小声的炸毛。

“男孩子吗?”男生的语气突然变了个调,一手撑着书架,慢慢靠近了唐晓翼。他看向唐晓翼的眼神像是幽深的潭水,融进了经久的悲伤。唐晓翼发现他的眼神微微涣散,就好像……好像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一样,心下不禁恻然,不过他不喜欢这种眼神,他又不是别人的替代品。

“墨白……”

“你叫我什么?”墨白的反应意料之外的激烈,他的双手按着唐晓翼的肩膀,直直的望向他,像在期待什么一样。

“……学长。”唐晓翼只想说四个字,结果还从中间被硬生生打断,这让他有些不悦,也微微黑了脸。

“墨白学长。”唐晓翼冷着脸重复了一遍,并推开了墨白。

尴尬蔓延来来,墨白讪讪的收回手:“抱歉,认错人了……”

“没关系。”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墨白虽然在笑,但眼里却是明明白白的悲伤。

“我在会长那里看过高三年段的资料。”他也不是完全都在睡觉,也做了别的事的,“学长一定很喜欢那个人吧。”唐晓翼扭过头 看窗外,下意识的不想看他的眼神。

“很喜欢,很喜欢。”墨白还是小小的诧异了一下。

虽然唐晓翼这么说了,但他还是不懂,他说的喜欢和墨白的“喜欢”似乎不太一样。突然闪过亚瑟的脸,直觉告诉他,他们两个人的喜欢才是同一个定义。

“……”唐晓翼回头看了眼,正好对上墨白晦涩的眼睛,不禁一愣,再转向窗外,又是一愣,“会长……”

楼下那抹鲜艳的红色不是乔治又是谁?

乔治站在树荫下,像在等人。

是等我吗?唐晓翼的眼睛马上就亮了。

“学长再见,我有事就先走了。”

“嗯,再见。”

墨白望着唐晓翼的背影,直到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才收回目光。

“看样子契合的不错啊……”墨白喃喃道。刚刚唐晓翼的反应让他想起了“他们”第一次接触。

都是一样的眼神,像猫儿般警惕而富有欺骗性,带着打量和试探……

太像了。

像的让人讨厌,却又让人狠不下心来。

“他”曾说过:“墨白……我会永远等着你……”他一直记得。

“我也是。”

·

乔治看着唐晓翼三步化作两步的跑到他身边,心情突然变得愉悦。

“会长?”唐晓翼在乔治眼前晃了晃手,被心情好的乔治一把抓住后微微笑起来,极其耀眼,吸引了周围一些男生女生吗的目光还浑然不觉。

乔治忽然就不想放手了。

“会长。”直到唐晓翼清澈的声音再次响起,乔治才慢慢收回思绪,冷冷的扫了眼周围犯花痴的人们。

“去吃饭。”冰山会长只说了三个字,,周围
的人们便感到了一阵寒意。

占有欲太强了好吗!会长!众人内心吐槽。

“但我还很饱啊……”唐晓翼现在只觉得夏天跟着乔治肯定舒服,简直是移动空调!

“走吧。”乔治拉着唐晓翼的手就走。

·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目光也一直追随着唐晓翼的身影。

穿着斗篷的男子在唐晓翼和墨白都离开之后从最尽头的书架后出现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留恋的望着唐晓翼远去的方向。

从他的斗篷下露出的一些碎发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碧绿的眼瞳像是上等的翡翠一样通透。

是温莎。

“你来了。”

·
·
你没必要迁就他们。
You needn't yield to them .
·
·
我来了。I'm coming .
我走了。I'm away .
有何区别?Are there differences?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