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楚留香】武当⑥
经人指点,碰到了邱居新………开心开心。^_^
话说,总感觉武当事儿很多很乱……(小声bb……)
最后一张是我儿砸哈哈哈~~

【楚留香】武当⑤
最后一张是江南传送点附近……
没见到邱居新有点遗憾……
纯属娱乐。

【楚留香】武当④
emmmmm无力吐槽……
纯属娱乐。

【楚留香】武当③
这样的武当………经得起吐槽!
加油,你可以的!
纯属娱乐。

【楚留香】武当②
武当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经碎了一地了,不存在了………
纯属娱乐。

【楚留香】武当①
嗯………我一直觉得武当很正经,but………好吧,无所谓了ㅍ_ㅍ。
纯属娱乐。

【all封】如果封喵掉水②③

#极度ooc

#私设有

#毫无逻辑可言,请自行避雷

PS:我爱觉哥。




②黎封

古小灵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封不觉,对自家表姐说:“表姐不是我说你,你就这么放任团长光明正大吃你豆腐啊!”

黎若雨没说话,只是看着抱紧她手臂的封不觉。后者的眼中充满忌惮,一直盯着水面仿佛里面会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似的……

哪儿还有那心思啊,分明是掉水了炸毛了没法分心了。

“不觉。”

“啊?”封不觉头也没抬。

黎若雨捏着封不觉的下巴把他的脸扳正。封不觉目光慢半拍的刚刚转过来就发现他被动的离某人越来越近……

笨蛋,水有我好看吗?



众:啧啧啧,简直没眼看!





③(我也不知道怎么算)


(前提:地狱前线几人在地下通道被迫分开,古小灵和封不觉一路)

黑暗中,两人踩着水前行。古小灵突然抱住了封不觉的手臂。

“怎么了?”封不觉疑惑。

“我害怕,借我抱一下!”古小灵这话说的理直气壮。

“……”封不觉沉默,还是没忍住吐槽:“小灵你演的太敷衍了……”

“什么嘛!给你面子你都不要!”

“……我何时需要过那种东西?”

古小灵认真的想了想,道:“说的也是,换种方式好了……”笑了笑,“毒舌团长,我带你过去好吗?保证不会把你扔水里的。”

封不觉看了她一眼:“你确定?”

“当然。”

封不觉这回是真的变成了封喵,纯黑色的,小小的一只。

古小灵把他抱在怀里,凑近敏感的猫耳朵,说了一句话。

封喵的耳朵扇了又扇,眨眨血红的眸子,伸出粉嫩的猫舌舔了舔古小灵的脸。




[谁让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团长呢!]







②③end

【all封】如果封喵掉水①


#极度ooc

#算是小甜饼

#毫无逻辑可言(划重点)

#请自行避雷

#私设有

PS:我爱觉哥。

以下:

如果封喵掉水

①狂封

“我说,疯兄啊……”狂踪剑影显得很无奈。

“啊?”封不觉很敷衍的应了一声。

“你压着我头发了……”

“哦。”然后稍微离开一点拨拉了两下对方的头发。

“……”剑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好不容易排了个2V2,正好路上有条河,然后就发现疯不觉紧紧趴在他背上,说啥也不下去。

“我说,疯兄啊……你不会是……怕水吧?”剑少
很疑惑。

“废话!你见过哪只猫不怕水的吗?”封不觉回答的理所当然。

说的好有道理,没办法反驳哦!

“那……疯兄,咱俩换个方式过河吧,你舒服,我也少累点儿。”

“也行。”封不觉刚松开手打算下去又立马抱了回去。

“咋了?”

“你不会要把我扔水里打水漂吧?”

“……”剑少无语,“我保证,不会的!”

“真的?”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子,便放下心来,“你看我这么相信你的人品,可别让我失望哦,剑少!”

封不觉一松手,狂踪剑影就动作奇快的反身将他揽进怀里,打横抱了起来。动作之连贯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私底下练过很多遍。

封喵也不是很紧张,手环着狂踪剑影的脖子嘴里还不忘调侃:“呦,长得高就是好啊……”

“那可不?”剑少冲封不觉笑笑,也正好看到对方发白的脸色。

“不是我说啊,这样抱着不是更累么?”封不觉眯缝着眼吐槽。

“不会啊,你又不重。细胳膊细腿的又不压秤。”

“啥?我这身高是摆设吗?”

“那我一米九也不是摆设啊……”剑少很无奈。

“呵,比我高就了不起了是吧!”傲娇了。

“……”剑少很明智的没搭话。



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水没到狂跳剑影大腿处。

“疯兄,如果你掉进去……会不会变成猫?”

“你想干什么?”封喵微挑的眼角瞥了眼后者,把爪子抵在了后者颈动脉上,“我警告你哦,不许乱来!”

狂踪剑影看了看封喵看似锋利实则摆设的爪子,内心:这威胁人的小模样也太可爱了吧!(……)嘴上:“不乱来不急乱来。我就是很好奇……”而已……

两人已经“扑通”掉进了水里。

狂踪剑影迅速掌握了平衡又顺手把封喵拉起来了,然后发现水平线突然升到了腰以上。

“咳咳……我靠你大爷的……你故意的吧!”封喵处在炸毛边缘,颇为不满地甩了两下头,水珠四溅,原本在贴在颊上的黑发此时己是凌乱。

“没有,真没有。不小心的。”剑步作“投降”状,结果他这边两手一松,那边封不觉在水里完全站不稳,立马就拽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手能不能别乱松,会倒的大哥!”剑少的手瞬间就抱了上去。封喵翻了个白眼,心道:让你拽着不是让你抱着喂,擅自改剧情要遭雷劈的!

狂踪剑影看到怀里的人苍白着脸瑟瑟发抖却还一副在想事情的模样,不禁低下头,本想问问他,但谁想封不觉突然抬头,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先开口。他看到封不觉扯出一抹笑,手上用力往下一拉,仰头,唇齿相抵。

狂踪剑影瞪大了眼,而封不觉则闭着眼。他的手情不自禁地上移,一手扶着封不觉的背,一手扣住了封不觉的头,加深这个吻。

他清楚的看到了封不觉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两下,睁开眼,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然后就感觉腿上被狠狠踢了一下,两人又重新跌进水里……

然后……对,死退了。



后来在开会时,狂踪剑影明显心不在焉,笑问苍天叫了几声也没把人拉回来。

会后,笑问苍天问了句:“剑少是怎么了?神游了快俩小时了。”

才不怕呢诡异的笑笑:“之前和疯不觉排了个2V2,回来就这样了。”

听到有人提“疯不觉”,狂踪剑影立马就回神了:“啊?疯不觉怎么了?”

笑问苍天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不怕妹子想着:恋爱中的人啊……回道:“有人看到疯不觉在商城,你不去……”看看?走了?

笑问苍天:“商城那么大,能找到吗?”

不怕妹子:“你要相信高段位忠犬的直觉。”

笑问苍天:不怕你的人设崩了……




狂踪剑影这会儿也已经找到了封不觉,并恬不知耻的凑了上去。

封不觉本是靠着柜台,背对剑少的。剑少便也靠着柜台,转头就能看到封不觉的发顶和尖下巴。

“好巧啊!疯兄这是要买什么?”

封不觉轻笑一声,微微偏过头,冷漠道:“氧气瓶。”

狂踪剑影被噎了一下:“那啥……那个……嗯……”

封不觉瞟了一眼,没反应,又瞟了一眼,还是没反应……

你倒是哄一下啊喂!!!

抱都抱了,亲都亲了,哄一下就不会了是吧!

差评!滚蛋!

封不觉转身就要走,狂踪剑影连忙拉住他。然而封不觉照着他小腿就狠狠踹了过去,狂踪剑影疼的龇牙咧嘴还不忘朝着走过来的守卫摆手示意没事。

“疯兄,同样的招数使两次是不是不太厚道啊,还是要讲点道理的好吧!”狂踪剑影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时有点来气。

“什么招数?你说清楚。抱都抱了,亲都亲了,转眼又把我拉水里了,我还没说什么呢……,现在又莫名其妙冲我发火,你脑子进水啦?”封不觉皱着眉,眼里似乎有了一种名叫“委屈”(……)的情绪。

狂踪剑影的脑子立马就短路了:“之前不是你……”

“什么不是我?”封不觉翻了翻白眼。

狂踪剑影立马从背后抱住要走的封不觉,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没好气。

“我错了我错了,疯兄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啊!行不?”

出了游戏那都是普通人,封不觉自然是没发挣脱他的。

这时已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

剑少就被封不觉硬拽进了会议室并做了深刻的检讨(反正也干不了别的事)。

后来有不少人表示:疯不觉和狂踪剑影站在一块儿那简直是中西结合的最高境界……






[狂封篇]end

【叹封】《雨幕》

#一发完。

#私设多,ooc。

#情人节快乐,不虐也不算太甜。

#也不知道现在这时候还有没有人看………

【雨幕】叹封

大抵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吧,王叹之觉得对面的封不觉笑得很温柔。不是平常的那种嘲笑,也不是冷笑。

“愣什么呢?被雨淋傻啦?走了!”封不觉略带嘲讽和无奈的声音传来,成功唤回了王叹之即将飞远的思绪。

“哦。”果然温柔是错觉啊……王叹之想道,但其视线还是不由自己的飘到了身旁的封不觉的身上。

封不觉的头发都被淋湿了,顺服的贴在他颊上,只有一两根呆毛顽强的翘着。看起来比平时柔和多了,也苍白多了。

黑配白,对比鲜明。

王叹之赶紧把伞撑到他上方。他知道,对方的体质并不好,容易生病。

·

王叹之不喜欢雨天,因为这会让他感到压抑。

但封不觉喜欢,他向来不喜欢阳光的事物,除了王叹之。

·

“虽说我们撑了伞,但你不觉得雨中散步很浪漫吗?”封不觉歪头笑了。

王叹之喜欢这句话,尤其是从封不觉嘴里说出来,虽然很大成分是在开玩笑。

封不觉的脸是黑白两色的。白色的是略显苍白的皮肤和缺少了些许血色的薄唇,黑色的是头发,眉毛,睫毛和眼睛,深黑的,像倾洒的墨汁和寒冬的夜空。

王叹之好像看到他身后的世界也是黑白的,像老早以前的照片,有着岁月经年的美感。

“嗯,很浪漫。”王叹之听到自己这样回答,像是受到某种蛊惑一般。

那蛊大概叫“封不觉”吧。他如此想道。

·

然后,他也喜欢上了雨天,因为封不觉喜欢,也因为封不觉的一句话。

能和喜欢的人同撑一把伞是件很幸福的事。

·

王叹之的伞不算大,但两个人还是装得下的。那时的封不觉仍比王叹之矮,现在差半个头不到,那时也差半个头左右,也削瘦很多。

王叹之用不撑伞的那只手揽住封不觉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因为他看到后者的右肩被淋到了。

但其实因为封不觉在雨里已经站了好一会儿,全身都被淋湿了,再淋一点儿也无所谓了。但封不觉没有说出来,他也懒得说。

这样不是挺好吗?

两个人靠的足够近,足够感觉到对方的体温。一个温热,一个微凉。王叹之不禁再往怀里带了带。

雨伞是黑色的,但他并没有带来黑色的世界。因为彼此眼中是有光亮的。

能见到这样的觉哥,真好。小叹这么想着,不自觉微笑起来。

·

会噙着似有若无的微笑,眉宇间的不羁和邪气都仿佛被雨水冲淡了的,看上去很温柔的。

这样的觉哥。

只面对王叹之时这样的觉哥。

比想象中,还要好。

·

后来,显而易见。宅男体质的觉哥理直气壮的因着生病的由头对某叹颐指气使,而被使唤的某叹也心甘情愿的样子……

·

“原来是这种原因么……”觉哥虚着眼说道,由于发烧,他整个人都显得有气无力的,虽说平时也如此。

“差不多吧。”小叹也不知要回答些什么好。

“你就喜欢我现在这样?”封不觉歪过身子靠在了小叹身上,嘴角还挂着微笑。

众所周知,小叹虽然平时很呆,但碰上觉哥的事就异常明白。所以,他就算真的很喜欢,也没有被觉哥的话给套路进去。

“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乖,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封不觉对这个答案显得很满意。

“不用了吧,等你好了再说……balabala……”小叹唠叨完之后才发觉,封不觉似乎是睡着了。

然后小叹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当了会儿称职的靠枕,没多久发现这样其实对谁都不好……所以他就特别小心的挪了地方让封不觉躺下来。

盯着觉哥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小叹终是没忍住凑上前去亲了一下。

“好好休息。”

·

封不觉从不带伞,因为他知道王叹之会带。

王叹之会带伞,是因为他知道封不觉不会带。

而共同也根本的原因呢……大概是因为彼此可以靠的很近吧。

[END]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⑤温唐


#这是完结篇。

#我爱你们。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⑤

五,《DAWN》

“你又找了什么不靠谱的人啊?”唐晓翼瘫在亚瑟那张舒服的Boss椅上问。

“什么叫‘又’啊……”亚瑟小声的抗议。

“呵呵,你想想你之前找的都是些什么人好吧!”唐晓翼翻了翻白眼,不屑道,“上次呢,是个人模狗样的绿茶婊。上上次,是个狼心狗肺的人贩子。上上上次就更离谱了,一个道貌岸然的色老头,他喵的还想上我!”

理亏的亚瑟选择闭嘴,却看到正在翻着他相册的唐晓翼吸了吸鼻子,猛地合上相册,放在桌子上又把头转向一边。

亚瑟拿起相册翻了翻,便大致明白了——估计是看到唐雪他们的照片了。

亚瑟从唐晓翼身后抱住他,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委屈你了。”

唐晓翼轻笑出声:“是啊,是啊,我最委屈了。”

“唐家,或者是我,明明都可以,你为什么还要找外人?”亚瑟心里是隐约猜到了答案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听唐晓翼亲口说出来。

·

“找一个……除了家人之外的,可以信任的人吧。”

·

这是一次心灵的交易。

亚瑟心道。

·

“咚咚”,顿了一下,“咚咚咚”。

亚瑟便放开了唐晓翼,道:“请进。”

侍者推开门,请人进去。

温莎进门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望着窗外海景的唐晓翼。

亚瑟不想充当背景板,但也不好出去:“你们……先聊聊吧。”

唐晓翼这才转过身,愣了一下,随即微笑。

·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是么?我刚好也这么觉得。”

·

“I  was  unconditionally  and  irrevocably  in  love  with  him .我毫无条件地,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暮光之城:破晓》斯蒂芬妮·梅耶”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