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 PART1(一)


#我就是all唐党!嗯,没毛病!

#最爱唐殿!最爱唐殿!最爱唐殿!

#正文开始

一[唐人街44号]
No.44,Chinatown·One
总有一张脸,你会觉得莫名熟悉。
Although you haven't seen him , there always a person let you feel not strange with.

唐人街依旧繁华如故。
来往游人络绎不绝,人们都忙着自己的生意,没有人注意到42号的门上挂了几个月的“暂停营业”的牌子被人撤下,也同样没人注意到44号神奇地出现在了42号和46号店门之间。
一切都无比平静,不起波澜,就好比没有闹钟,我们也能在该醒的时间醒过来穿衣洗漱一样。
这显得理所当然,并且切合实际。
·
“小弟弟,这些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一个瘦高的地下商城店员拦住了唐晓翼,在他眼里,唐晓翼不过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高中生,自然是没有资格进去的。
唐晓翼冷冷的瞥了眼瘦高店员,没说话,径直往里走。
瘦高店员动手去拦,却被唐晓翼直接掀翻在地。
于是一群人围了上来。
于是一群人倒在地上。
“唐欣在哪儿?”唐晓翼居高临下的问。
“你……你找她做什么?”
“和你有关系么?”
“你!”
“你什么你?还是闭嘴吧!”
……
“唐欣来了。”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
在场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唐欣可不是随便能惹的。
浅色唐装的女子款款走来,在看到唐晓翼的那一刹那,却让泪水盈满了美丽的双眼。
“小姑姑。”慵懒的上扬的尾音听上去是那么熟悉,唐心笑了:“回来了。”
“嗯,回来了。”
·
小姑姑?
整个唐家能叫唐欣为姑姑的就只有那么一个!
只能是唐家少爷!
于是一群人倒地不敢起。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能说也不敢说。
“晓翼,这次来还会走吗?”唐欣的眼里满是担心,他已经从亚瑟那里知道了全部。
“嗯,会的。”唐晓翼不去看唐欣,他不想看到那样的眼神。
“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过去不可吗?”
“唐欣,我并不是执着于过去,我知道追逐过去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也不是不懂人要向前看的道理。”唐晓翼转过身,非常坚定。
“但是小姑姑,我不甘心,舍弃掉那些回忆,我真的会是我吗?我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劝我不要忘记,不能忘记,去找回来。它对我来说一定很重要的吧,你应该也知道。
“所以,我要把它找回来,只有这样我才能完整。”
“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唐欣看着唐晓翼现在的样子,不禁感叹,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这里永远是唐家。”唐家永远等你回来。
唐晓翼怎么可能会听不懂唐欣的话外音。
“我会回来的。”
“我还挺好奇,原来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你还是不要抱期望的好。”
“……”
·
唐晓翼打开已经覆上一层铜锈的锁头,沉重的雕花木门之后,是真正的地下商城。
衣物都是脆弱的,尤其是真正的古装,更是脆弱无比。而地下商城的保护措施可以说是刀枪不入,外人想要打开,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依然很危险。
唐晓翼默默吐槽道。
唐晓翼拎着手电往里走,这种回廊建筑真的非常讨厌,怎么走都不到头一样。阴森森的凉气从脚底一直往上蹿,纵使唐晓翼是个不怕鬼的主,也还是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样下去会感冒的吧。
唐晓翼再次吐槽,看来等上去了要和唐欣说一下,改改这里的格局,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下,这种格局真的非常不讨喜,跑都跑不成。
“到了。”
唐晓翼面前是刻着古画的墙壁,不禁翻个白眼,在墙上摸索了几下,那堵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墙打开了,大厅中央挂着一件丧服,从丧服上面的银色面具嘴里悬着一条红带子,像吊死鬼长长的舌头。
“这字可真丑啊,完全看不懂。”唐晓翼轻轻一跃便将红带子取了下来。面对鬼画符一样的的字体,唐晓翼也表示无能为力。
毕竟是虎鲨的字,也只有墨多多那类人才能看明白了。
唐晓翼走到了最后面的展柜,最大的也是最难打破的那一个,展柜里拉上了帘子,不知道里面到底放了什么。但唐晓翼知道,那是一件古装。
“按亚瑟的话说,我忘记的人是温莎,乔治,洛基,DODO冒险队,羽之队。都是对我来说有特别意义而且非常重要的人。最早遇见的自然是奶奶和亚瑟,他们和唐人街都有着特殊的联系。想要弄清楚一切,就要先找到问题的根源。而我能回忆到最遥远的记忆,便是这里。”唐晓翼把右手放在识别器上方,绿光闪过,展柜和布帘一起撤开。
“遗忘的根源,唐人街44号。”
·
“根本看不出具体是哪个朝代的服饰,不过看绣工和布料也不是普通人家能穿得起的。款式倒是很明显,嫁衣。但是不合常理的地方有很多。明明是女方的嫁衣,但分明就是做给男生穿的,所以说……是gay?要不然就是女方胸太小。而且最大的疑点,便是颜色。红为喜,白为丧,既然是嫁衣,为什么会是白色的?就算是殉葬,也不应该啊……”唐晓翼喃喃自语着,随意看了眼下面摆着的饰物,这一看不要紧,倒真的发现了一样东西。
一对藏银耳环和一把精致的藏银刀,重点在于,和他拥有的一模一样,藏银耳环就算了,虽然自己戴的也是真品,但却是为了监听而做出来的。但藏银刀不一样,那是西藏雪峰上的高僧一直守护着的,从古至今代代相传,据高僧所言,藏银刀是他的先辈受人所托而传下来的,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难道几百年前这刀的主人就知道我的存在了?
这怎么可能?!
骗人的吧……唐晓翼将藏银刀放回原位,视线重新回到嫁衣上。
如果真的是保存了几百年,那看起来简直不可能,保存的太过完好了,但这种绣工在现代却也不可能会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视线却移不开了,鬼使神差的,将嫁衣取了下来,等他自己熟练的穿好之后才发现了不对劲。
我怎么可能会穿这种复杂的东西!
但事实偏偏就是这样,唐晓翼用几乎可以说是条件反射的动作穿上了嫁衣,而且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样。唐晓翼也身不由己的移到了立地镜旁,镜子里的少年熟悉却又陌生。
真像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呢……
神游归神游,唐晓翼依然敏锐地注意到了镜子的映像里一闪而过的黑影。身体比思考更快一步地抽出了腰间的藏银刀,反手刺向了黑斗篷,不过在看清对方的一瞬间停下了动作。
刀锋与黑斗篷相差不过分毫。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对方的脸藏在帽子的阴影里,根本看不清,但唐晓翼注意的却是他散落的一些头发。是金色的头发。
对方微微抬头,走近了一步,唐晓翼也跟着不自觉的退了一步,但却在嫁衣长长的后摆上绊住向后跌去,那人似乎是想拉住他,but……造成了一种很尴尬的情况。
“你没关好门。”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没关好,还要怪我进来喽?”
“你有话不能起来说吗?”唐晓翼捂着撞到的头冲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吼道。
又傲娇了……
“你猜猜,我是谁?”黑斗篷起身,摘下的兜帽,露出自己的脸。
唐晓翼的瞳孔瞬间放大,梦里的那些声音又回响在耳畔,他大概,猜到了。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唐晓翼歪了歪头,神情无辜。
叮!系统提示:玩家唐晓翼发起卖萌攻击对玩家温莎造成77点伤害。
温莎扶额,这一朝回到解放前的节奏是什么情况啊摔!
“温莎。”
“嗯?”温莎条件反射地回应了一声。
嗯?什么情况?感觉自己被耍了一样……
“呦,不是不认识我吗?”温莎半讽刺的招牌语气又被搬了出来,有点危险……
“对啊,你的名字也是亚瑟告诉我的呀……”嗯,更危险了。
唐晓翼捂着脑袋站起来,真是的,疼死了……
“你记得亚瑟却忘了我?”温莎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传出的冷气,泛着寒意,表情也是冷到了极点。
唐晓翼对这种语气非常不满:“Do you have any questions?我记得谁关你什么事?你当自己是谁啊!温莎了不起吗?公爵了不起吗?现在法制社会谁管得着谁啊!还有这儿是我家,请你不要随便乱进好吗?密道更不行!你……”
唐晓翼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头微微皱着。
“怎么不说了?继续……”
“你找死啊!”唐晓翼上前一步盖住了温莎的嘴,在他耳旁悄声说。见他不说话了,唐晓翼便把手松开了。温莎疑惑的望着唐晓翼警惕的模样,觉得他活像一个炸毛的小猫。
“怎么了?”温莎非常配合的压低了声音。
“你没有听到吗?”
“听到什么?”
“嗯……就像很多小虫子在爬一样,窸窸窣窣的,噫……感觉好恶心……”
温莎觉得右眼皮跳了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快走,不能再呆下去了。”
在大是大非面前,唐晓翼没再计较别的事:“等等,我先把衣服放回去。”唐晓翼用最快的速度脱下了纯白嫁衣,小手一挥,扔进了展柜里,转身看到温莎扶额叹息,关上展柜。
“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得了吧,又不是你家的,你心疼个什么劲啊……”
“行了行了,快走快走吧。”
·
·
即使被抹去与你有关的记忆,我也依然与你熟悉。
Although I lost memories about you , won't be strange with you.
·
·
感觉怎么样?
很伤心,但也很欣慰。
为什么?
His smile is my business.
I know.

[待续……]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