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无妄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唐晓翼老板叶修张佳乐封不觉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②温唐


#短篇就是方便。

#私设有,时间观错乱。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②

二,《Claire》

十六岁那年,温莎受邀来到“海神之子”号。

邀请函上写的是:尊敬的温莎·D·希哈姆公爵亲启。

温莎并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参考价值,但他知道他的姓氏很有价值。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参加过多少舞会酒会,他对此感到深深的厌烦,但他必须从头到尾扮成一个贵族绅士,这才是极尽虚伪的地方。

在这个年代,贵族和平民又能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名号上更好听体面些,看上去更有面子些罢了。

而他,或者说,是希哈姆,不过在英国贵族都葬送在奢靡之前抓住了能继续被国家,被女王利用的机会价值而已。他们不得不这样,没有实权,没有利用价值,迟早会被连根拔起。

他们还不想只活在一段半张纸都不到的历史里。

希哈姆家族会做生意,近几年也是越做越大,一来二去,也就和大西洋船王亚瑟有了生意场上的来往。

当温莎在大厅里举着红酒杯满场转悠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真他妈无聊。

什么政界的某某,军界的谁谁,金融行的哪个大鳄……谈到后来温莎直想吐——他喝的有点多了。

天下商人都是同一副嘴脸,温莎想道,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我也不例外。

·

出了卫生间,温莎打算去休息室坐一会儿。但他显然没想到会有人在。

一男一女。男的穿黑色礼服,金发蓝眼。女的比男的稍矮,蓝色礼裙,黑色长发。男的像在对女的解释些什么,可女的似乎并不打算接受。

温莎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过那两人似乎都没注意到他。

突然,女的一把抓起自己的长发就扔在了男的的怀里,看的温莎心惊胆战,才后知后觉原来是假发……女生甩着栗色的短发“噔噔噔”跑开。没走两步又“噔噔噔”掉头回来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的红酒“哗”一声泼在了男的身上……还没完,女生随手把手上的杯子扔在铺着昂贵地毯的地板上,踢掉高跟鞋掉头走了……

一阵死一般的尴尬飘过。

温莎刚想遁走,那男的就转过头来看向他。

温莎假笑:“我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男的边擦脸边笑着说:“让公爵见笑了。如您所见,小孩儿发脾气是很让人无奈的。”

温莎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请问您是?”

男的此时也擦完了身上的红酒,将高跟鞋和假发往旁边一踹,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微笑道:“亚瑟·冯·蒙哥马利。”

·

直到酒会快散场,温莎才想起那个泼了船王一身红酒的人很眼熟……

·

“不知公爵是否有兴趣当冒险队的赞助者?”

“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亚瑟耸耸肩:“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

“这是什么理念?”温莎嗤笑。

“给一群勇于探索的孩子物质上的帮助。”亚瑟依然在微笑,但眼睛却闪烁着莫名的光。

“我会考虑。”

·

温莎名下有一家酒吧,他也不是经常去,叫“Claire”。

有很多人猜测,这个Claire会不会是老板温莎的girlfriend之类的,但只有他本人知道。那只是随便起的一个名字。

酒会散场后,温莎便开车来了“Claire”。

大概是凌晨。

他像寻常顾客一样从正门进去。然后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而台上唱歌的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他……

台上的人自顾自的弹着钢琴唱着歌,全然不管台下的喧闹,少年像是与世隔绝一样。

温莎立马就跑去后台堵着了。

“台上唱歌的是谁啊?”

“哦,新来的。”挂名店长显得不甚在意。

“真名?”

“没问,因为他说不打算长驻,挣个几天外快就行了,我们也就没问。”顿了顿,补充道:“我们都叫他Wing。可能是把自己的名字翻译了。”

温莎点点头,没再追问。

结果等到酒吧打烊都没等到人……

调酒师好心的飘过来说了一句:“Boss你就别等了,Wing早就走了……”

温莎瘫桌。

“Boss,看开点……”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摆渡人》克莱儿·麦克福。”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