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无妄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唐晓翼老板叶修张佳乐封不觉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温唐①

#一篇温唐。依然是啰里啰嗦的风格。看清了,《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不是《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不过和那首歌根本上是同源,不过被我写歪了……

#私设颇多,时间观错乱。

#欢迎食用。

#我是小妖,谢谢你们。小年快乐。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知道我们应该是陌生人,但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一,《悲惨世界》

似乎那是一个飘着棉白色柳絮的春天,所有的一切都萌发新芽。

温莎坐在图书馆里,面前虽放着书,心思却不在那上面。

他对面隔几张桌的距离上,坐着一个男孩子。看上去年纪不大,十三四岁左右,一头浅栗色的乱毛翘在头顶,像个不良少年一样戴着三对银色耳环,身上却穿着精致的唐装。但离得有些远,温莎看的不是很清楚。他看不见少年的脸,不过能看到他右手肘撑在桌子上,手又托着脑袋,还能看到他歪着身子翘着二郎腿。而他身边还呆着一个宠物,不,不,不像宠物。那是一头雪白的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进来的……

你咋不上天呢?温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绅士教养不允许他做出那种不礼貌的行为,而他的好奇心又促使他走近那个少年。

·
说到底,也是个孩子。
·

温莎缓缓地向那头走去,连走路的姿势似乎都在表现着他的贵族风范。快要走过时温莎瞟了一眼,但因为少年侧着身子低着头,刘海也挡住了视线,他没看到。

不过他看到了少年正在看的书。

是雨果的《悲惨世界》。

温莎愣了愣,他听说过。不过只看了简介便放下了。因为上面赫然写着“人类苦难的百科全书”,他觉得自己可能看不懂,决定以后再看。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温莎也去找了一本《悲惨世界》,准备借走。

“要借雨果的书啊,真厉害。”前台的女大学生看了眼温莎,说道。

温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想到什么似的问道:“那个,带了一头狼进来的,这没事吗?”

“啊……这个,我们管不了他……”女大学生言词闪烁,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他打扰到你了吗?”

“不,没有,谢谢。”温莎准备回去,“回见。”
“回见。”

·
温莎是这里的常客。
·

“晓翼。”女大学生唤着那个唐装少年,少年身边的白狼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唐晓翼抬了眼,淡淡的说道:“莉丝学姐,有事么?”

“刚才有个外国人问起你,坐那儿来着。”莉丝指了指温莎坐过的位置。

唐晓翼抬头看了眼,又垂下头:“我不记得。”

莉丝叹口气,小声说道“你到现在还能记得我真是个奇迹啊……”
“嗯?”唐晓翼疑惑,他没听清。

“没,没什么。你看的……《悲惨世界》?”
“嗯。”
莉丝露出了然的微笑。
“你继续,我回去了。”

少年没再理她,自顾自的看书。
莉丝也没在意,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儿,少年放下书,走到窗前。窗外纷飞着柳絮,像下着没有温度的雪,没有使河水冻结。却让少年眼中冰霜一片。

微微抬起头,也只能透过朦胧看到一点穿透雪白的金色柔光。而这样无力的阳光还不足以融化冰雪。

少年看着天空,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柔和了表情,眼中似乎沾染了薄薄的雾气。
嘴角扬起了一点弧度,冰雪初绽。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的心情好了起来。

其实少年的心思同少女一样难猜。

·
温莎坐在不远处的咖啡厅里,觉得手上的书好压抑,天气也很压抑。

眼前浮现出唐装少年看书的样子。

他同我一样寂寞。温莎想道。

但他忽略了,少年身边还有洛基陪着。
·

第二天温莎去时,没有看见那位唐装少年。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依旧如此。

此时温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唐装少年怕是不会再来了。

·
从那时起,温莎不动声色的将不明原因的失落和一个人,藏在了心里。

尽管那个人在他记忆里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

“尽可能少犯错误,这是人的准则。——《悲惨世界》维克多·雨果”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