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PART2(零)(一)


#不夸夸我么?

#码字码的头晕,希望没有错别字……

第二部分【红宝石】
Part 2 /Ruby/

零[起序]
Preface ·Zero

每个故事都有结局,但在生活中,每个结局都是新的开始。
every story has an ending . but in life , every ending is a new beginning .

我们看过最长的故事,是人生。
一篇故事,一个结局。
而人生,一个开端,一个结局,而结局又是全新的开始。
一维直线,二维平面,三维立体。我们,人类也只是三维生物,无法窥探比我们更高维度的生物。而它们,却可以直观我们的生活。
像我们看纸质书或电视节目一样,我们的生活大概像漫长的电视剧一样呈现在他们面前。
我们却无法感知到它们。
这是三次元人物的局限性。
每个人,都有局限性。
但程度却因人而异。
每个人,都独一无二,无可代替。
终点,亦是死亡。

一,[逃课]
Truancy·one

他们的命运,开始重叠。
their destiny begin to overlap.

今天上午的阳光正好,空气正好,并不刺眼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窗子暖洋洋的落在某只呆毛身上……
请允许我准确的汇报一下现在圣斯丁学院内的情况。
咳咳,现在应该是上午第四节的时间。因为上午不会安排体育课,所以操场上没有任何学生,很安静。唐殿所在的高二(A)班现在则是政治课。
而我们的唐殿现如今正在教学楼顶层红发党老大兼学生会会长的乔治的办公室里……睡!觉!
So……唐殿这是,逃课了?开学一个星期不到就开始逃课,我是否该说一句真不愧是唐殿么?
而在午休时间乔治推开门走进办公室便看到这样的场景:某人把细长的双腿搭在办公桌上,舒舒服服靠着转椅睡觉。正午的阳光毫无保留的照进来,让唐晓翼整张小脸都泛着朦胧的莹白色。姿势慵懒像极了好吃懒做却依旧优雅高贵的波斯猫。
乔治心想:不拉上窗帘也不怕晒得头疼。然后走到窗户边拉上窗帘,房间里的光线立马变得柔和起来,但就这一动作,唐晓翼居然醒了。
唐晓翼缓缓伸了个懒腰,又一手捂着嘴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另一只手揉着眼睛,睡眼朦胧的样子尤其可爱。
看到唐晓翼头上翘起的呆毛,乔治忍住了想顺毛的念头,转而将一叠文件夹毫不拖泥带水的扔向唐晓翼……
“哎呀,会长大人别生气啊!就睡了一小会儿嘛~~”少年的尾音微微上扬,带了点撒娇的意味,而脸上也是嬉皮笑脸的。
乔治白了唐晓翼一眼,冷冷道:“以后别把脚放在桌子上,记得把窗帘拉上。”
“知道啦!”唐晓翼笑着趴在桌子上说。
嘿嘿,既然乔治这么说了,那就是不反对他来这里睡觉,那是不是也说明不反对他逃课呢……
“什么时候来的?”乔治随口问道。
“嗯……第四节之前吧。”唐晓翼撑着下巴略想了想,心道:撤回前言。
果然,乔治的脸色不出意外的黑了:“逃课了?”
“会长你不知道,第四节是政治啊,政治。那个糟老头子就是看我不顺眼!”唐晓翼也没好气地说道。
但看到唐晓翼这样,乔治却心情好起来,饶有兴趣地追问:“政治老师又把你怎么了?”
“他第一次上课就和我说什么男女校服不能换穿,废话嘛!他见过男生穿女生校服的吗?还说影响不好,我就搞不懂我哪里不好了。连我耳钉和头发他也要说一遍!呼……真是,烦死了。”
一提这位政治老师,唐晓翼就一肚子火,小嘴巴也撅得老高,心里各种别扭各种不高兴,却完全没想过自己此时炸毛的样子真的超!可!爱!
“那你为什么把头发留长了。”看着炸毛的唐晓翼乔治心情愉悦地问。
“……亚瑟也是长头发啊,再说,男生为什么不能留长发……”唐晓翼低头摆弄着小辫子,声音也跟着低下去了。
亚瑟……是因为亚瑟吗……乔治的眸光变得有些黯淡。
“可以留,挺好看的。”
“会长!!!”唐晓翼再次炸毛。不开心!会长也欺负人!
乔治没理他,看了看表,“午休时间快过了,去班级吧。”
“走了。”唐晓翼准备摔门而出。
“等等。”又想起来什么的乔治刚开口却只看到某人的背影。
“什么事?”折返回来的唐晓翼只探进了半个脑袋。
“一起走。”省的你又翘课。乔治在心里补充说。
“哦。”
在路上,乔治看到唐晓翼一直用左手捂着肚子,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便问:“你怎么了?”
唐晓翼可怜兮兮的瞟了眼乔治,又可怜兮兮的道:“有点饿……”
“午饭没吃,早饭呢?”乔治眯了眯,立马就猜到了又一种可能。
“没吃着,还差点迟到……”唐晓翼又是可怜兮兮的说道。
作为同寝室的乔治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只是晨练时看见他还在睡便没忍心叫醒他,谁想他早饭午饭哪顿都没吃上。
“第六节下课在班级里呆着,我去找你。”乔治特潇洒地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扬长而去。
唐晓翼则是不紧不慢的往教室赶,刚坐到位置上铃声就正好响起。
·
其实在昨天,唐晓翼送亚瑟去码头时,乔治当时虽然头也没回的走了,但后来因为放心不下唐晓翼就又跟上去了。
但当他赶到时,正好撞见了二人接吻的场景。他离得不是很近,没有听到他们说的什么,但却因着良好的视力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那是从前的唐晓翼从未在他面前表现过的一面。
他有时也会想:我到底喜欢上这家伙的什么了啊!
可他自己也解释不清为何自己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他对他不是一见钟情,是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去证实和说服自己的。
他是那样喜欢那个不可一世的唐晓翼,那样喜欢,以至于他现在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和从前比简直判若两人的唐晓翼。
我是否还喜欢他?乔治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一种无力感渐渐占据了他的心脏……
姑且,先这样吧……
·
由于课程安排,第六节下课空出了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多同学都出去玩了,乔治去找唐晓翼时班级里没几个人,唐晓翼也不在。虽然唐晓翼本来就不像是会乖乖听人话的样子……
“新同学吗?被班主任叫走了……”高二(A)班的某某小心的回答,生怕得罪了冰山会长……
……唐晓翼又惹祸了?乔治二话没说就抬脚向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这样会影响校风的,唐同学。”说了一堆却只做了无用功的陈老师心力交瘁,嗓子干的不行,喝了口早已凉掉的茶。
“老师,先别提这学院有没有校风这回事。我入学时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校规手册,上面根本没有规定不允许佩戴饰品,男生不准留长发。有那么多学生破坏你所谓的校风,为什么偏偏找我呢!”唐晓翼此时一脸不乐意。
“你逃课……”
“老师,如果不是政治老师总批斗我,我能逃课吗,本来我就没错啊,他好好讲他的课就好了嘛!”
“你顶撞老师……”
“老师,我这是正当辩论。难道被人冤枉了都不能申诉吗?有问题就要指出,这是我从小学到的,都是……唔,唔……”唐晓翼不爽的拧了下捂住他嘴吧的手臂,但下一秒却立马乖顺起来。
“会长……”唐晓翼微微抬头低声唤道。
在旁的陈老师差点喷了刚喝下去的水。
这这这……这态度差别太大了吧!区别对待啊!赤裸裸的区别对待!
明明上一秒还口若悬河气势滔天的某人下一秒就显得各种弱势,翻脸速度简直不能更快。
“乔治会长,还是你来管管他吧……”陈老师气若游丝的对唐晓翼身后的乔治说道。
“校规里没有这条。”乔治一开口就像放了个定时炸弹在陈老师手心里。
“会长……”唐晓翼望向乔治。
“没事,这样就很好。”
“真哒?”
“嗯。”
乔治你的大公无私都去哪儿了?!老师手机的炸弹“BOOM”一声,炸了……
“陈老师……”乔治刚想说些什么,陈老师就挥了挥手,说:“唐同学,这次就罚你当班级的图书管理员好了……”
唐晓翼刚想反驳,乔治就按住他的肩替他答应了。
·
“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班任会叫我……”唐晓翼斜靠着外走廊的栏杆,微风吹起他栗色的发丝,他伸手不自然的拢了拢。
“没关系,以后……别那样跟老师说话。”
“可本来就不怪我啊,我理直气壮的……还有你为什么替我答应下来啊!听起来就好麻烦的样子……”
“听话。”为什么要替他答应?可能……只是不想让他一直闲着吧……
“哦。”唐晓翼颇感委屈地撇撇嘴。
乔治感觉手心发痒,于是,他再一次忍住了想顺毛的念头……
“陈老师也就是今年才来的,还不清楚情况。”乔治如此说道。
“嗯?”唐晓翼还没反应过来。
“所以还不知道你的事,才会管这么多的。”乔治补充。
“我的事……”自己也都忘了的唐晓翼不清楚具体指的什么。
“从你十岁入学到目前为止被你气走或吓走和因为你的毒舌和恶作剧而离校的老师的记录,一直位居榜首,居高不下。”乔治倒是难得说这么长的句子。
唐晓翼:“……”
看到唐晓翼无语了,乔治心情愉悦:“不过我估计会有人和陈老师说明情况的,那时大概不会有人管你了。”
“那会长你以前有管我吗?”
“有。”不过你没听。
“哦,反正我现在无所谓了,只要不惹我,我也懒得理。”
“快回去吧。”
“嗯,会长再见。”
“再见。”乔治目送他进了班级后也掉头回了自己的班级。
·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一些路人也不禁开始YY。当然,也只是目睹,因为根本不敢靠近……
某花痴女A:“看到没啊?冰山会长第一次融化了呢!”
某花痴女B:“对啊,脸上居然有了些笑意呢,而且眼神好有戏!”
某花痴女C:“对面那个女生好幸福啊……”
某好奇宝宝D:“哪个班的啊?好漂亮……”
某八婆E:“女生?那是男孩子啦!我记得是高二(A)班的。”
“哦……”这是一脸恍然大悟的众人。
·
“这是谁给的?”唐晓翼的课桌桌肚里放着一包土司和一瓶热牛奶,上面还贴着一张便利贴:别挑食。字体眼熟,端的像宋体一样正直。
“是会长送来的。”唐晓翼同桌的女生红着脸回答眼里似乎冒着金黄色的星星。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啊!怪不得会长对他那么好。钟雨这样想。
唐晓翼刚想着“亚瑟说的果然没错”,就发现同桌女生一直盯着他看,她也想吃吗?一直看我干嘛?
“你也想要吗?”唐晓翼咬着吸管将袋子递过去一点。
“不不不用了。”钟雨突然就结巴了。那可是冰山会长送的啊,她可不敢吃。
唐晓翼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吃……小口吃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微垂的眼睫像是扑闪的蝶翼,折射细微的光华,连银色的藏银耳环都温暖起来。
·
·
萧瑟的微风吹枯了蓝色的花。
The bleak breeze blights the bright blue blossom .
·
·
我喜欢你吗?Do I like you?
谁知道呢?You never know .

[待续……]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