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PART1(四)


#想我没?(我猜没有)

#还是那样啰里啰嗦的文风。(你确定你有那东西么?)

#人物ooc,慎入。

四,【圣斯丁学院】
St.Austin·Four

有你没你并不重要,这里还是老样子。
It's not important whether you are here or
not , there has nothing taken place .

因为唐晓翼的身体状况直到现在都很不乐观,亚瑟便放弃了飞机,改坐轮船,虽然速度慢而且无聊,也总好过跳伞发生意外……
亚瑟对自己的人品还是很有信心的。
·
海上航行也无聊的很。
这句话唐晓翼没有说出口,而是从脑海里甩了出去。
·
适应自己并不满意的环境和情况,是唐晓翼非常擅长的。
·
“我已经给乔治打过电话了。在圣斯丁,他会照顾你的。”
“哦。”
唐晓翼和亚瑟在船头甲板上并排躺着,海上昼夜温差大,他们都把自己裹的严严的,也因此无法翻身,但稍稍偏过头,就能看到近在咫尺的彼此。
·
那是海上夜晚中最温暖的火光。
·
永不熄灭。
·
海平线上出现第一缕阳光时,唐晓翼站在甲板上,伸了个舒服的懒腰。
远远的能够看到的轮廓,是那样熟悉,仿佛来过很多,很多次。
唐晓翼知道它,那里是海龟岛,有他的母校圣斯丁学院,还有对他很好的人。
“好看吗?”亚瑟温柔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唐晓翼没有回头。
他知道他们总会并肩。
“嗯,特别好看。”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嗯,要一起。”
画面定格。
二人到达海龟岛时,刚好来得及乘前往圣斯丁的轮渡,便也没再耽搁。
·
重建后的圣斯丁比起从前更加……壮观。不过学生没有之前多,但不是因为之前的地震造成了人员伤亡,而是因为有些人选择了转学,学院重建浪费了他们很多时间。
已经非常低调,但对于学院来说依然很抢眼的唐晓翼和亚瑟一进校园便遭遇了各种程度的围观,如果狼王洛基在的话,估计会有很多的人能猜出是唐晓翼。
是的,是猜出,而不是认出。
毕竟唐晓翼总像个不着家的流浪汉,很少回校,许多人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校霸”的人物,却没见到过真人。
更何况,之前的唐晓翼和现在的唐晓翼,在气质上相差太多。就算唐晓翼现在绑了个头发,戴着耳环,也少有人会看作不良少年,但换做以前,那就不良少年没跑了……
“亚瑟,这里和我想的有些不一样啊……”唐晓翼丝毫没有感觉到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似的拽着亚瑟的袖子说。
“嗯,因为是重建,比以前条件更好了而已。”
“这样啊,这里还挺大的,能逛很久吧……”
“别打逃课的主意……”
“哎呀,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可能会逃课呢!”
不,你会的。亚瑟看着不满他的话而撅嘴的唐晓翼,心里如此说道。
·
“咚咚”传来敲门声,乔治抬眼看了看手表。
今天是周日,但因为学校重建,很多事务需要处理,没有校长,他这个会长自然是站在了作战第一线上。
“请进。”乔治放下了手中的笔,声音像他脸上的表情一样冷。
可事实上,乔治心里可不像他表面上那么镇定自若。他是人,又不是机器,自然会有自己的情绪。
实木门被推开了,亚瑟先走了进来。
“乔治会长,好久不见。”
“嗯。”
对于乔治冷淡的反应,亚瑟并没有放在心上。
“嗨!”门口又探进来半个“毛茸茸”的脑袋,然后唐晓翼被亚瑟一把拉了进来……
“唐晓翼。”乔治冷冷道。
“呃……乔治……会长?”唐晓翼歪着头,似乎有些不太确定。
看到唐晓翼的反应,乔治的眼神愈发冷淡晦涩。
“嗯,我是。”乔治觉得他们之间的对话实在是匪夷所思。
明明是熟识快十年的老朋友兼死对头,现在这种半生不熟的感觉算什么嘛!
虽然亚瑟在电话里说了“见面再详聊”,但事实上也没什么需要交代的了,只有“唐晓翼”和“重建后的圣斯丁”才能把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联系在一起。
亚瑟,现在是圣斯丁的投资人之一。
·
二人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唐晓翼瞅瞅亚瑟,又看看乔治,来回几次,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他不说话是因为这两人不说话,看样子又是有什么大事要谈的样子,但这俩货居然一句话都没有!
“你们……有什么事要谈就谈呗,这么干瞪眼是什么情况。要不我回避?”唐晓翼说着,已经开了门。
“……不用了,我们……也没什么要谈的。”亚瑟只得开口,口气听起来颇为复杂——听不懂。
“哦,这样啊……那你带我来这儿干嘛?五楼啊亲!”而且学校里又没电梯,累成狗好吗!
乔治听了摇摇头,心想:不知道啊……
“我倒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先带你来这儿?明明入学手续随时都能办……”亚瑟露出思索的神色,让另外两人都无语了。
亚瑟你怎能如此任性!
·
“啊!好累啊!”唐晓翼说着扑在了床上……
你连行李都是我和亚瑟提上来的,你倒是累在哪儿了?还有那是我的床好吗?乔治心想,面上却是一点儿表情也没有。
“哎!那是我的床,起来!”乔治踹了下唐晓翼垂下的脚。
亚瑟靠在门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二人。
唐晓翼闻言,立刻从床上弹起,原本较为顺服的呆毛此时也乱乱的翘起来了。他微微仰头:“不可以么?”
乔治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是败给了对方水汪汪的大眼睛,转身认命的收拾起了他的上铺。
而唐晓翼朝亚瑟勾了勾手指,小表情那叫一个得意。
亚瑟俯下身,轻声问道:“怎么了?”
唐晓翼一只手勾着亚瑟的脖子,在他耳旁道:“我才不要干活呢。”
亚瑟一脸黑线,无奈:“乖,别这样。”
“知道啦!”唐晓翼答应的爽快,可谁知道他会不会听话呢?
反正亚瑟不知道。
·
乔治冷眼看着床下互动的两人,双手不自觉握紧。
但他什么也没做。
·
“会长?”一直和亚瑟聊天的唐晓翼突然说道。
“有事?”乔治收拾完就下来了。
“我想去我原来的宿舍看看。就算是地震了……东西都还在吧?”
乔治沉默,亚瑟在一旁说:“我保证你不会想看到的。”
乔治耸耸肩表示随便。
……
五分钟后,唐晓翼深吸一口气。
“会长。肯定是因为重建把废墟都搬出来才这么乱的对吧?”
虽然乔治也很不想承认圣斯丁这样的学校会有这样的宿舍,但他还是告诉唐晓翼:“不,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唐晓翼回头看了眼,捂着眼睛把门关上了,“我们回去吧。”
“我就不了,该走了。”亚瑟微笑。
“这么快!那我送你好不好?”
亚瑟摸摸唐晓翼的头,说:“好。”
乔治觉得自己很多余,像电灯泡,便道:“那你们一起,我先走了。”
“会长再见。”唐晓翼挥挥手。
然而乔治头也没回。
·
“亚瑟,会长他是不是很讨厌我?”
唐晓翼和亚瑟走在学院的小路上,还没到返校时间,小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没有的事。”亚瑟握紧了唐晓翼的手。
“可看起来很像啊。”唐晓翼轻声说。
“没有,他和我一样,都特别喜欢你。”亚瑟一字一句地道,尤其清楚。
唐晓翼浅笑:“特别喜欢是有多喜欢?”
“While there is Wing , there is I . ”亚瑟停下了脚步,定定的望着唐晓翼。
唐晓翼闻言,愣了一下,眼瞳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仿佛在思考这句话的份量有多重。
几秒后,唐晓翼浅浅的笑着,踮着脚在亚瑟的唇边浅浅的印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
“What you see I see , where you go I go .”
说完这句话,唐晓翼的脸就不由自己的红了。较为苍白的脸上染了淡淡的红,长长的睫毛不停扑闪着,让人抱紧了就不想再放开。
亚瑟伸出双手把唐晓翼拥入怀中,两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你知道接吻代表了什么吗?”亚瑟问。
唐晓翼小小的沉默了下,才道:“表示感谢?”
“呵呵,那你说的那句可不是感谢的意思。”亚瑟低低的笑了。
“我说是就是!”唐晓翼又耍起了少爷脾气。
“那好,听你的。”亚瑟把手松开一点,好让自己能够看到唐晓翼,“晓翼,我希望下一次,能听到你认真的回答。”
“好。”唐晓翼很认真的答道。
亚瑟满意的笑了,然后又特别严肃的对唐晓翼说:“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
“我答应你。”唐晓翼问都没问就答应了……
“……”亚瑟少见的无语了,“不要随便亲别人也不要随便被人亲。”
唐晓翼不禁皱眉:“这分明是两件事。”
晓翼你的重点放错地方啦!亚瑟简直欲哭无泪:“性质是一样的。”
“主动和被动的性质能一样吗?”
“重点不是这个……”亚瑟终究没忍住吐槽的欲望……
“哦。喜欢的东西或人也不行吗?”
话题转的太快亚瑟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
“但你喜欢的人和东西太多了,总不能喜欢什么就亲什么吧,那样不好。”亚瑟语重心长的教导。
“那……像亚瑟这样的呢?”唐晓翼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有些苦恼。
“嗯?我怎么了?”亚瑟的脑子也跟着有些卡……
“像亚瑟这样特别特别喜欢的也不行吗?”
唐晓翼的话“biu”的一下击中了亚瑟的红心,正中间。
“可以,当然可以。”亚瑟想了想,还是说:“但即使这样也不能随便被人亲更不能随便亲别人。”
唐晓翼只觉得今天的亚瑟很异常,似乎陷入了某种死循环……
·
·
你是海上夜晚中最温暖的火光,永不熄灭。
You are the warmest flame on the sea at night , never extinguished .
·
·
While there is Wing , there is I .
What you see I see , where you go I go .

[待续……]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