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PART1(三)


#好久没更啦,今天更文。

#查理,洛基均拟人化。

三,[天命,宿命论]
Destiny,determinism·Three

我从不相信有“天命”这回事。
I never trust that there is a "destiny".

命这个东西,很神奇,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也就有了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因为世上有很多事无法用科学解释,人们便无奈的推给假想中的神或鬼魂,久而久之,便出现了讽刺性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但也有很多人,不信鬼神之说,其中一部分人,走了坚定的信念和足够的知识储备,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去解开笼罩在假想之后的真实。
这边是我认知里的冒险家,唐晓翼,羽之队,DODO冒险队……
他们便是。
·
最讽刺的是,我却要在这群寻找“真实”的人身上,加诸玄幻的“命”。
·
至此,奉上歉意。
·
对不起,望包含。
·
DODO冒险队的众人聚在了查理的房间。
“什么?今天那个司机……是唐晓翼?!”
“嗯。”
“我们居然没猜到……”
“别这么想,如果不是因为唐晓翼身上的气味,我估计也猜不到。他的易容术真的是……很难看出来。虽然原本的藏香味被衣物和车用香水的气味掩盖,但还是能闻得到,一个外国人身上又怎么会有藏香味。”那是唐晓翼的专属啊。查理想道。
“怪不得,下车的时候都没有主动过来开门,如果真的是亚瑟的司机,就绝不会是这样……”查理这么一说,婷婷也想到了一些奇怪之处,就像开车时有意无意的视线投注。
“唐晓翼有驾照吗?他还没成年吧?”虎鲨此言一出,连扶幽也不禁扶额叹息。
“……”
“额……你觉得唐晓翼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吗?”
好像……不会吧。虎鲨决定闭嘴,吃东西。
“查理你……叫我们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这个吧……”扶幽慢吞吞道。
“当然,不只是为了这个。在车上我就一直在观察唐晓翼,也看出了一点东西,我觉得需要注意着。”
“什么什么?”
“他对我们表现的不适应,非常敏感。”
“什么意思?”多多还是看样子,不懂就问。
婷婷:“在唐晓翼提出去44号时,我们的反应吧。”
“对,只是短暂的沉默,唐晓翼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何止,不知所措还有那种眼神……查理在心里补充,“在车上也是,我知道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可能很违和,不过。真的是一种‘委屈’的表情。”
查理虽然这么说了,但其他人还是很难想象曾经的“大魔王”会有委屈的表情。
查理看到他们一副接受不能的样子,叹了口气:“你们现在的表情如果被唐晓翼看到了,估计你们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小伙伴们立马被吓到了。
“明白怎么做了?”
“嗯嗯。”
“唐晓翼为了保护我们,做了太多牺牲。
这次,轮到我们保护他了。
即使我们还不够强大,但也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
“在哪里呢?上次我放哪里来着?”
睡不着的查理一下楼梯就看到唐晓翼对着冰箱碎碎念。
“找什么呢?”
“啊,找到了!呐,这个。”唐晓翼扬了扬手中的杯装冰淇淋,“多多他们吃不吃?我给送去一点?”
“他们不吃,都睡了。”查理脸不红心不跳的撒了个谎。
“这样啊,你要吗?”
“不用了,亚瑟呢?”查理摇了摇头。
“他去忙了,你吃水果吗?苹果?香蕉?梨?”
“停,你这儿……有吗?”
“啊?哦,好像都被我吃完了。”
查理笑出了声:“没有你让我吃什么?”
唐晓翼不高兴的取出什么扔给查理,一看,是苹果汁……
·
雪山。
“还在想晓翼?”
一只雪白的狐狸走向洛基,在一阵紫光中成了一个身穿紫色古装的女孩子。
“嗯。”洛基头也没回,一直眺望远方,并不强烈的阳光无声照耀。
“会没事的。”女孩子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仿佛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一样。
“嗯。紫衣呢?”洛基拢了拢飞扬的银发。
“没事儿提他做什么?真是……”女孩的脸立马红了个透。
当然是为了堵你的口。洛基心想。
“真是什么?”紫衣突然出现在女孩身后,声音阴冷,“兰姬?”
“没有,紫衣最好啦!”兰姬讪讪道。
“洛基,既然担心他又为什么不陪在他身边?”紫衣并不理会兰姬。
“还有别的事需要有人去做,在他身边还会有许多人,他们会照顾好他的。”洛基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湛蓝如天空的瞳孔里映着金色的光辉。
雪山上的风景尤其好看,总有一天他会和唐晓翼一起欣赏。
“虽然不太懂,但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去帮助你的。毕竟我也算是他的半个师兄嘛!”紫衣揉揉兰姬的头笑道。
非要把我当宠物么!兰姬不满中……
那总不能揉洛基吧…紫衣摊手。
我竟无言以对……
·
身体和灵魂的双重压迫,不是一般的麻烦啊……紫衣暗自叹气,即使是他,也暂时没有任何办法。
“洛基,你这是在加快进程啊……”
小狐狸没听懂,疑惑的望向他。
紫衣只是笑着摇摇头,妖艳的眼角划过一丝惋惜。
“我们以后每天都来看日出好不好?”
“小笨蛋,我是人好吗!会冻死的!”
“唉?我以为你不会冷呢……”
“你还真不把我当人啊……”
洛基看着紫衣和兰姬斗嘴,眼里有一丝羡慕。
·
查理坐在沙发上,额上冒出了几条黑线。在他旁边唐晓翼缩在沙发上吃着冰淇淋看着电视。而电视里是万年小学生的《名侦探柯南》。
“你非要看这个吗?”查理扶额,语气颇为无奈。
“嗯?不然看什么?魔术快斗?也行。”唐晓翼舔了一圈奶油,自顾自的说着。
“唐晓翼,你几岁了?还看些小孩子的东西?”
“哈?我?16了,哦17,不对,16?应该是。等等,小孩子。我还没成年呢!再说了,我看这个很奇怪吗?好多大人也爱看啊……”
“……”好吧,我的错还不行吗……查理哑然,他倒是想的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忘了对方本来也只是个少年而已。
沉默蔓延。
唐晓翼咬着勺子歪着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在旁不小心看《名柯》入迷的查理发现时,人早都睡熟了。
叫醒?不叫醒?查理纠结着要不要叫醒唐晓翼,可转念想想可能唐晓翼是在等亚瑟回来,也不再纠结。只是回房抱了一床被子回来盖在他身上,又拿掉他嘴里咬着的勺子,替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终于体会到吃醋的滋味了呢……”站在沙发旁的查理用手理了理唐晓翼细长的刘海,关掉电视,才转身回到了楼上。
·
但他不会知道,他的转身,对唐晓翼意味着什么。
·
“你们都是好人,很好很好的人……”
如此喃喃低语。
·
像无意识的梦呓。
但更像临终前的遗言。
·
像空谷绽放的幽兰。
但更像黄泉彼岸的曼珠沙华。
·
不论哪一个。
最后,都消散了。
如尘埃般。
·
DODO冒险队离开纽克市那一天,下着小雨,天空却是很明朗,没有乌云。
像唐晓翼的现状。看上去清澈明朗,阳光活泼的不得了,可事实上还是阴天,下着小雨,雨水冲刷着模糊的记忆。
空寂,冰冷,无措。
只有他们,带给他丝丝温暖。
·
“记得有空来找我玩啊!我会想你们的!”唐晓翼微嘟着嘴,自觉很正常,但外人看来就颇像撒娇的口气。
换做以前,想让唐晓翼说出如此煽情的话是不可能的,让他卖萌那就更不可能了!
嗯……我们还是得了不少福利的……小伙伴们这么想着,踏上了回国的路。
·
“终于送走那群小屁孩了,真的是挺烦的呢。”唐晓翼甩哒着衬衫袖子对亚瑟说道,听起来像是无奈。
“……”亚瑟很配合的没有揭穿他,只不过是真的无奈的想着“明明很喜欢和他们呆在一起还是要这么口是心非啊……”
“走吧。”亚瑟正准备招呼司机。
“散散步吧,我记得这边好像有公园来着。”唐晓翼阻止了亚瑟的动作,然后提出了相反的建议。
“还下雨呢……”亚瑟明知自己不可能拒绝了,但还是忍不住反驳。
“去嘛去嘛!”果然,唐晓翼立马就祭出了杀手锏:歪头撒娇眨眼还摇袖子!
然后亚瑟这艘豪华游轮就毫不意外的沉在了名为“唐晓翼”的海洋里……
·
“什么时候走?”
“最近几天。送你去圣斯丁之后。”
“……我们去吃甜点吧。”唐晓翼偏过头指了指街边一家甜品屋,没让亚瑟看到他脸上掩饰不了的落寞和委屈。在别人面前,他或许能装的没心没肺天衣无缝,装作对什么都不在乎。
但在亚瑟面前,他做不到。
所以他只能这样,他知道如果亚瑟看到了,就很有可能动摇,然后做出原本计划外的事来。
他不想那样,他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即使是亚瑟,即使对方也不在意被打乱计划,被添麻烦,也并不在意一桩生意场上的交易带来的影响。
但唐晓翼不是亚瑟,他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在能办到的情况下,绝不麻烦任何人。
任何人,自然也包括亚瑟。
这就是唐晓翼,骄傲也固执。
让人心软的一塌糊涂。
·
·
我不喜欢麻烦任何人。
I don't like to bother anyone.
·
·
我们都知道,他就是那样一个人。
直到死亡。
也不曾变过。

[待续……]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