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你的身影》all唐 PART1(二)


#什么都不想说……

#依然很ooc……

二[DODO冒险队]
DODO Adventure Team·Two

看起来变了,其实也并没有。
It seems changed,but not.

黄昏时分。
唐人街42号后的小院子里,隐约传出电视的嘈杂声音。
亚瑟一直派人定期打扫这儿,他知道唐晓翼肯定会回来的。
花池,棋桌,秋千……都是原样,一点都没有变过。还是像五年前那样。
·
那天和往常一样忙碌,傍晚时,唐奶奶却带她去了42号,唐欣不止一次猜测过42号的主人,不过她还真没想到过这种情况。
“这是我孙子的店,他叫唐晓翼。”
她来到这里有两年了,却第一次从唐奶奶这里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
“那他在哪儿?”她不禁问。
“不知道,”唐奶奶见她困惑,便补充“去冒险了,不知道在哪。”
“他很少回来,你有时间就帮着看下店吧。”
“好。”
·
“欢迎光临。”她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到了一个穿着唐装的漂亮孩子。
“我找唐雪。”少年的声音异常清亮。
“原来是男孩子啊……”她在在心里骂了声没“没眼力”。
“找她有事吗?可以告诉我吗?”
少年愣了一下,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唐欣,是这里的员工。”
“哦,唐雪的养女?”
“你怎么知道的?”她直觉自己那时很傻。
“猜的,唐雪不会让人随便进来的,小姑姑。”少年的眼睛在光线昏暗的古董店里,显得尤其明亮。
唐欣呆怔,后知后觉的发现少年叫她小姑姑。
“你……你是……”
“唐晓翼,请多指教。”少年笑得尤其好看,可唐欣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时候走?”吃饭时唐奶奶问。
“后天。”
“洛基呢?”
“在陪希燕。”唐晓翼的眼中多了些许哀伤。
“是谁……”
“伊戈尔……太平洋上……”唐晓翼说这话时声音颤抖得非常明显,“奶奶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能不能陪他们到最后,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明天,唐晓翼低着头,手支着脑袋,看起来很脆弱。
“你可以的。”
后来,唐欣才知道,羽之队,伴随着死神的队伍。
那一刻起,她对唐晓翼深深的敬佩。
“唐欣,照顾好奶奶,我要去冒险啦。
“就算整个一支队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要继续下去。
“这是冒险家的坚持,是我的坚持,更是羽之队的坚持。”
她一直记得。
·
“对不起,今天没能陪你一起来。”亚瑟轻声说道,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没什么,不用道歉,本来你就那么忙……”唐晓翼笑着靠在亚瑟肩头,出奇的乖。
突然这么乖巧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唐欣收回了飞远的思绪。
“我进来了。”唐欣微笑,推开门便看到唐晓翼靠在亚瑟肩头的模样,不禁愣了一下。
“小姑姑。”唐晓翼看到唐欣进来,低声唤道。
唐欣:“你还是叫我唐欣吧,有点不习惯。”
唐晓翼:“哦,知道了。”
唐欣扶额:“晚饭做好了,来一起吃吧。”
“嗯,这就来。”
·
“今天见到我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不应该存在的。”
唐晓翼皱眉看向温莎:“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死了啊!”温莎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我们其实是一样的,”一样的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一样的不应该享受明媚的阳光。
“随便你。”唐晓翼不高兴的白了温莎一眼,嘴巴撅的老高。
“有些事现在的你不会明白。”温莎碰了碰唐晓翼的额头,语气宠溺的不像话。
“那我们圣斯丁见,唐。”
唐晓翼惊讶的看向温莎,眼神仿佛再说“你怎么知道???”
温莎没说话。
·
思绪被唐晓翼硬生生拉回了餐桌上,但下一秒被实实在在的下了一跳。
这些都是什么鬼?
用筷子挑起一根不可言状的……食物?
唐晓翼立刻放回去,扔下筷子就出了门,远处传来一声“我不饿”……
亚瑟见状,摇摇头:“唐欣,那我也……”
“去吧去吧。”本来也没你们的份,唐欣默默想道。
上一次多多他们来时是唐晓翼吓唬他们,这回轮到自己被吓到了……风水轮流转啊……
·
“晓翼,等等。”
听到亚瑟的声音,唐晓翼立马停住了脚步:“亚瑟,你怎么也出来了?”
“你说呢?”亚瑟含笑反问,似乎在说“你这是明知故问。”
“我怎么可能知道,”唐晓翼扯住亚瑟的袖子往外走,“真是的,饿死了……”
……
暗处的温莎看着唐晓翼一蹦一跳的拉着亚瑟离开,左手不自觉的抚上心脏,一下一下,强而有力的跳动。
嘴角不禁出现了一抹温暖的笑意,却也带着几分苦涩。
唐晓翼感应到了似的回头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感觉有人在后边而已。
·
“晓翼。”
“嗯?”
“多多他们……想来看看你。”亚瑟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唐晓翼猛地抬头,神情复杂,又惊又怕。
亚瑟微微摇头:“我知道你还不想见他们,”何止是不想!“但是他们……很想你。他们只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唐晓翼沉默。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这个样子,不想再被更多人看到了。我怕他们会失望……”唐晓翼动作迟缓的啃着甜点,原先尝着又香又甜现在却有些无味。
亚瑟又怎么会不懂他的顾虑,可有些事总要面对。
“怎么会呢,他们怎么可能会失望……”你明明牺牲到不顾性命,他们又怎么会对你失望。
“哎呀,真是的,气氛一下子好沉重。呼……真是越活越过去了,好啦~想来就来呗,他们要来我又拦不住,迟早要见上一面的。”唐晓翼忽然俏皮的说,嘴角的弧度尤其可爱,可眼里的不安却是遮掩不住。
亚瑟没再多说,他知道,没有亲身经历过,谁都没资格提起。
那只会变成伤害,而不是安慰。
亚瑟牵住唐晓翼冰凉的手,传递着令人安心的温暖,外面的世界再喧嚣,也无法介入分毫。
“有我呢。”
·
一棵名为“回忆”的树,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生了根,发了芽,悄悄长大。细细的枝桠上是青翠的嫩叶,没有阳光,没有雨露,它却顽强的生长着,占据心脏一个重要的位置,根深蒂固。
·
唐晓翼就像那棵树。
·
他让人无时无刻不在挂念,无时无刻不在担心。
他的音容笑貌不断浮现在脑海,回响在耳畔。
睁眼闭眼,仿佛都是他。
永无止境般。
·
小伙伴们不清楚那是怎样的感情,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他们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想见到他,想听见他,想陪伴他。
·
已然沦陷却不自知。
·
小伙伴们收到消息很开心:终于能见到那个无所不能的引导者了!
但只有查理看到了最后一句:“不过要有心理准备。”这里的“心理准备”才是重点啊。
查理叹了口气,删掉了短信,不知道唐晓翼是怎么个情况……
查理看着各自兴奋的小伙伴,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他也很想念那个太阳般耀眼的孩子。
那个让查理都会自惭形秽的孩子。
·
机场。
小伙伴们带着最为简便的行李来到了纽克市,本来他们就没打算多呆几天,这次来只是因为唐晓翼。
毕竟过几天就开学了。
查理掏出手机再次确认了碰面地点,便领着小伙伴们像南门走去。
亚瑟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在他斜后方还站着一个细瘦的青年模样的人,但却不是唐晓翼。
走近之后查理神秘的笑了笑,一副了然的模样。
小伙伴们面露失望,他们原以为唐晓翼也会来呢。
“好久不见,各位。”亚瑟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像是能融化开春的冰雪。
“嗯嗯,亚瑟,唐晓翼呢?怎么没来?”小伙伴们叽叽喳喳的问道。
“在古董店等你们呢。”
“那他是?”“问题多多”开始发问了。他指的自然是靠在车上的那位细瘦青年。青年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下露出一些金色的发丝,面上戴了大大的灰色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看起来比亚瑟要矮一点,不过依然比他们要高。
青年本来靠在车上把玩着一把漂亮的军刀,小小的军刀在他指尖旋转翻飞,非常酷炫,听到多多问起他,说:“Driver.”简洁明了的一个字,听上去有些鼻音,可能是感冒了吧。
“好了,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吧,先上车。”
青年听到了,马上拉开车门让他们进去,亚瑟的车,自然是非常舒服的,再加两个他们这样的小队都不成问题。待小伙伴们都进去之后,青年正准备关上车门,但却被一双手止住了动作。
查理用手抵着车门,对着青年用唇语说了几个字。
青年看了,不满的拂开查理的手,眼睛里满是幽怨,然后,便顺手甩了车门。也幸亏亚瑟的车是高级货,并没有因为这一甩弄出多大声响。
“这里离唐人街还有一段距离,正好,来说说晓翼的事。”
众人一听,立马来了精神。
……
等车开到唐人街,亚瑟也差不多讲完了,车内意料之中的沉默。
“再往里就不能开了,只能在这儿下车。”青年闷闷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查理通过后视镜看到青年,虽然口罩挡去了大半张脸,但挡不住他的眼神: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的委屈。查理心里有一处柔软的地方被再次触动了,而青年也恰好看到了他,两人(……)没有对视一秒就移开了视线。
“下车吧。”亚瑟率先下了车。
·
小伙伴们到达42号时,门上依然挂着“暂停营业”的木牌。
如此任性,果然土豪。小伙伴们不禁想道。
“啊啊啊啊……”刚推开门多多同学立马发出了惨烈的叫声。众人一看,是一个倒挂的人影,手里举了一个阴森森的还有些红色长舌的面具,多多就是被这个吓到的。
“欢迎光临~~”唐晓翼拿开面具笑道,“惊喜么?”
呵……呵呵……是很“惊喜”没错。
“快下来。”走在最后面的亚瑟看到之后赶紧说。
唐晓翼照做,落地时几乎没有声响,轻盈的像是猫一样。
“不开心么?”唐晓翼歪着头晃了晃手里的面具。
“开心,太开心了……开心过了……”都想哭了!多多几乎泪奔。
小伙伴们笑而不语。
虎鲨却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有吃的没啊?饿死本大爷了!”
……我还能说什么。
唐晓翼闻言,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嗯……来的太急没准备,那我们去地下商城好了。等等,你们那是什么表情?”
被迫看人偶戏,被迫软禁,还差点淹死……一想到这些……小伙伴们脸色就不太好,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唐晓翼居然没毒舌!虽然知道了原因,但还是感觉很奇怪。
聪明如唐晓翼,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亚瑟……”唐晓翼轻声说,眼神落寞。
“走吧走吧,饿死了,地下商城东西那么好吃……”虎鲨依旧只想着吃,不过此时他们都应该谢谢他,否则气氛将会多么尴尬。
“嗯,对啊,我们快去吧,坐了一上午的飞机都要饿死了。”多多讪讪的接道。
一旁的婷婷和扶幽也连声附和。
唐晓翼脸色缓和了些,领着大家从42号里的密道进入地下商城。
·
·
你是那名为“回忆”的树,在我心里根深蒂固。
You are a tree called "memories" , which is deeply rooted in my heart.
·
·
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
为什么?
我们会用行动证明,我们可以保护他。

[待续……]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