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y_Lu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叶修封不觉唐晓翼魏无羡老板张佳乐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十二问与答 all唐 段子


#都是段子……

#好久不见……

【听心跳的节奏,是表示喜悦吗
你的眉眼如画,是想要珍惜吗
为你停留那么久,是甘心的吗
看到你倔强的模样,是佩服你吗
守护你那么久,是因为舍不得吗
你受伤的时候,是心疼的吗
为你放弃所有,是决心和你一起吗
你冷漠的神色,是掩饰你的内心吗
你的每次帮助,是因为朋友关系吗
你躲闪的目光,是因为迷茫吗
相依相伴那么久,是相信我吗
你眼中的认真,是为我认真的吗】

【听心跳的节奏,是表示喜悦吗】
育林小学。
下课铃一响,墨多多一行人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教室。
心跳的很快很快,像是下一秒就会不受控制的跳出来。
他们已经分不清是因为跑得太快还是太高兴的缘故。
“砰”的一声,沙发上的少年不禁怔了怔。
唐晓翼捧着胖胖的马克杯好笑的看着气喘吁吁的小伙伴们,一抹温暖的笑意漫上嘴角:“呦,好久不见啊~”
然而心跳的更快了。
好久不见。

【你的眉眼如画,是想要珍惜吗】
乔治的抽屉,或者办公桌,亦或是床头,甚至是书本中间,都会有一个男孩的相片。
是的,就是唐晓翼。
虽然唐晓翼很少照相也不爱照相。
“嘟……”电话接通。
“喂,乔治。”少年的声音充斥着满满的笑意。
“嗯,”乔治顿了顿,“我在。”
“想我没?”
“每时每刻。”乔治的手不经意间抚过相片里少年的眉眼,眼神温柔。

【为你停留那么久,是甘心的吗】
《时光的画》&《等待同行》
“你在途中有没有想过放弃我?”唐晓翼靠在亚瑟的肩头。
“没有。”亚瑟伸手揉了揉唐晓翼的脑袋。
“为什么?”
“即使时过千年,我也心甘情愿等你一人。”

【看到你倔强的模样,是佩服你吗】
很早很早以前,唐晓翼还是个天真的孩子。
之后呢?
之后……就像现在这样了啊!
倔强的坚持着,固执着,直到累了,睡了……
之后呢?
之后?就没有了啊!
……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令人敬佩的,a true hero.

【守护你那么久,是因为舍不得吗】
唐晓翼纵身跃下泉水的那一刻,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倒在旅店电梯是,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去营救多多他们的时候,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失去亲人时,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失去队友时,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每次冒险时,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每次发病时,狼王都一直在。
唐晓翼第一次发病时,狼王不在。
唐晓翼停止呼吸时,狼王还在。
唐晓翼的骨灰被撒向大海时,狼王依旧在。
唐晓翼,我舍不得你啊!
狼王不在。

【你受伤的时候,是心疼的吗】
听到唐晓翼得了严重的顽症时,查理很震惊。
他怎么也没想到……
一大一小两只爪子拍到了一起,为了DODO冒险对,也是为了唐晓翼。
查理不动声色的,不触碰唐晓翼高傲的,注意着他,关心着他。
他怕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他怕他会忍不住的心疼。

【为你放弃所有,是决心和你一起吗】
温莎:“为你我可是豁出去了啊,可你……不喜欢我是吗?”
唐晓翼微笑:“我喜欢你啊,不过我还要陪飞飞他们啊……”
……
温莎:“你还是不愿意回来吗?”
唐晓翼:“我……暂时还不行。”
……
温莎:“呵,你又带了一群新的小屁孩是么?”
唐晓翼:“……”
温莎:“唐,你以前说的是真心话吗?”
唐晓翼:“是。”
温莎:“可我感觉不到,你心里真的有过我吗?”
唐晓翼:“有。”
温莎:“但你还是决定选择他们而舍弃我吗?”
唐晓翼:“不是。”
温莎:“但你的刀指向我了。”
唐晓翼:“他们是我要守护的人。”
温莎:“那我呢?”
唐晓翼:“你也是。”
温莎:“即使面相我的是刀背,你也还是站在了我的对立面。”
唐晓翼:“我只能如此。”
温莎:“我为你放弃了所有啊!”
唐晓翼:“……我看到了。”
温莎:“可我什么都没有了,唐晓翼。”
……
唐晓翼抚摸没有刻名字的碑石,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碑石上,落在唐晓翼身上。
“你看啊,我来了。
对不起,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彻底舍弃掉了那些。
你等我很久了吧……
什么呀,你根本不肯等我!
……当年那个问题……嗯……你还有我,你不是一无所有。
你死了,我陪你殉葬也是可以的……
以后我每天都陪你好不好?”
“好啊!”温柔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唐晓翼瞬间呆滞。
“你耍赖!”唐晓翼抱膝埋住脸,闷声抗议道。
“不然我能怎么办?套你的话实在太难了!”温莎从后面抱住唐晓翼,眼神和煦如三月清风,四月暖阳。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雨水和着泪流过肌理,流入心底,炽烈滚烫,像是一颗真心。
你看啊,你一无所有,我一无所有,我们拥抱彼此,便是对方的所有。

【你冷漠的神色,是掩饰你的内心吗】
唐晓翼觉得乔治是个超级别扭的人啊……
真的真的超级别扭!
唐晓翼总是不厌其烦的毒舌乔治的面瘫,吐槽乔治的冷笑话,抗议乔治的冷暴力。
但他不知道,乔治只是希望唐晓翼能主动来理他……仅此而已。
唐晓翼:想看到这家伙的内心比上一次基奈山还难!

【你的每次帮助,是因为朋友关系吗】
“喂,你和唐晓翼是什么关系?”
“朋友啊!”
“切,谁信啊!”
“我说真的!”
“那我问你,你总是帮他这帮他那的,心疼他跟心疼媳妇似的,你说你跟他只是朋友?”
“朋友之间不行吗?再说人家也帮我很多啊!就当……就当礼尚往来!”
“看吧,语无伦次了吧,我懂的。”
“喂你!……”
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你躲闪的目光,是因为迷茫吗】
唐晓翼目光躲闪,不敢迎对埃克斯的目光。
“不愿意吗?”埃克斯横在唐晓翼肩膀两边的手收了回来。
“……”唐晓翼低头不说话。
“果然是我太心急吓到你了吗?”埃克斯无奈的笑笑,“早该想到……你对这方面……不是很在意的。”埃克斯在看到他疑惑的眼神时就知道了——这孩子在这方面经验值为负。
唐晓翼不知所措,烦躁的咬唇。
“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什么时候有任务了我在通知你,再见。”
埃克斯似是无所谓的说道,转身走向门口。
不过没走两步就被拉住了。
“我……我确实不太懂这种事,但是,我想……我应该……可以接受。”一向牙尖嘴利的唐晓翼在此刻显得笨拙,拉住埃克斯衣角的手也是小心翼翼的,眼里的迷惘却慢慢沉淀下来,变得无比坚定。

【相依相伴那么久,是相信我吗】
大家玩纸牌,输的人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第一次着道的是亚瑟。
“真心话吧。”
嘿嘿嘿~~这是某些人无声的窃笑。
“你的初恋是……?”
“这……得让我想想……毕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啊……”
……
“算了,那换一个。最喜欢的人是?”
“唐晓翼。”这次亚瑟没有半点犹豫。
众人了然的点点头,下意识的看向唐晓翼,可唐晓翼却不在自己座位上,而是在厨房冰箱前。众人看到他取出一袋冰块淡定的拍在了脸上……
唐晓翼回到座位。
嘿嘿嘿~~
第二次,在众人无声的默契下,唐晓翼落网。
“大冒险。”真心话什么的,他才不要告诉别人捏~~
嘿嘿嘿~~
“吸住一张纸片让左手边第三个人吸过去,不可以掉哦!”
左手边第三个……那不就是……亚瑟?!!
“你故意的吧!”唐晓翼抗议。
“和我没关系好吧,规则上的确是这样,不信你看!”
靠……还真是……白纸黑字,赖不了……
“哼……”唐晓翼起身走向亚瑟。众人见状连忙撕了张便条还把上面的胶纸撕了之后递过去。
亚瑟也只好起身。
“我们认识几年了?”亚瑟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今年唐晓翼满17岁。
“自我有记忆起,是14年。”唐晓翼回答,不明白为什么问这个。
“而我是18年。”亚瑟笑笑。
唐晓翼挑眉,似乎懂了些什么。
“来吧。”
唐晓翼吸住便条站在亚瑟面前,脚尖碰脚尖,然后扶着亚瑟的肩,踮脚。
但亚瑟却没有动作,反而把唐晓翼按了回去。
“怎么了?”唐晓翼用眼神问。
“我来。”亚瑟用唇语回答,之后俯下身吻向唐晓翼。
一旁的多多眼疾手快抽出了便条,于是……
“墨小侠!你找死吗?”
多多……火星之旅快乐呀,安息……
亚瑟看了看眼冒星星的众人,将唐晓翼和自己的纸牌交还。
“我们就先退出了,你们慢慢玩。”
“亚瑟?”
“嗯,我们上去吧。”
“哦。”
你相信我吗?
相信。
什么程度?
比自己还要相信。

【你眼中的认真,是为我认真的吗】
火红的头发在清风中浮动,像是一团寂冷的火焰。
今天有风,而且像是要下雨。乔治望着窗外这样想。
下雨了。
他没带伞。
外面的雨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了瓢泼大雨,砸在窗户上,吵的要命。
乔治皱眉,披了件外套,拿起伞刚要出门。
门开了。
带着寒冷的雨水和空气涌进房间。
乔治看着浑身湿淋淋还滴着水的唐晓翼,原本在心里的心疼哄劝出口却成了质问。
“去哪儿了?看着天气就要下雨了还在外面瞎逛,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吗?嫌惹的事还不够多么?”
“我去哪儿要你管!”唐晓翼甩了甩头,水珠飞溅。
“我不够格吗?”
“当然够,非常够,会长大人。”唐晓翼脸色苍白的讽笑道。
乔治盯着他的脸,看到满脸水痕往下淌,乔治以为是雨水,不禁伸手擦了擦,但那却是温热的。
“你在哭什么?”冰冷的口气中夹杂着一丝温暖,只是这温暖在浑身冰冷的唐晓翼身上没有丝毫作用。
唐晓翼没有同以往一样回答“你眼瞎了吗?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之类的回答,而是歪着头蹙着眉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才缓缓开口。
“因为我要孤独终老了呀!”唐晓翼笑的可爱。
“那我陪你。”乔治理了理唐晓翼被打湿的栗发。
唐晓翼似是不敢相信,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那我陪你孤独终老。”乔治重复着,拉过唐晓翼在怀里。
唐晓翼靠着他的肩久久没说话。乔治感觉到他额头上的温度,刚想扔到浴室里,唐晓翼却推开了他。
唐晓翼扯住乔治的衣领往下拉,使自己与之平视。
“那你小时候说过的话还记得吗?”唐晓翼眼里有了少见的认真。
乔治不记得自己小时候说过什么,这个范围太过模糊,但他知道如果这次抓不住就肯定不会有下次了。
“记得。”
“骗人!”唐晓翼盯着他,脸上淌水。
“我说过我要取……”
“嘘,想起来啦?”唐晓翼打断他,表情看得出来很开心。
这叫歪打正着?
“你说你以后要娶我,还当真吗?”唐晓翼望着他,眼神沉溺,浓雾不尽不见月与星曜。
唐晓翼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一个人陪伴是多么美好的事。
乔治一愣,又是了然一笑,他是彻底想起来了。
“Of course.”
即使狂风骤雨,又或浓雾不尽,明月星曜也依然存在夜空深处,散发微光。
眸子里隐藏的神秘星空在此刻美好的不可方物,致命的温柔溢洒而出像是漩涡引人深陷。
“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Yes, my freedom.”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