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无妄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唐晓翼老板叶修张佳乐封不觉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乔唐《零距离圣诞》


#三发完毕,已完结

#甜,不虐,HE

#这里小妖,励志不写BE

#嗯,开始。

12月23日。
课堂上,英语老师仍然卖力地讲解语法。然而并没有几个人整的听进去了。
唐晓翼趴在课桌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因为桌子上对方的书本,手机完全被遮挡住,唐殿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早知道翘课了,这讲的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啊……唐晓翼腹诽。
“嗡嗡”,唐晓翼的手机忽然振动了几下,是信息。
唐晓翼警惕地抬起头却正好对上英语老师的目光,于是……
“那位同学,对,就是你。你来讲讲这道题吧。”英语老师充满热情和饥渴……的目光投向唐晓翼。
呵呵,今天太阳真大。
“报告,我不会讲。”唐晓翼讨厌麻烦,便义正言辞的拒绝掉,班级里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唐晓翼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击老师了,于是补充道“但我会做。”
英语老师点点头,唐晓翼直接在白板上写下所有题的答案附加语法知识点。
这下大概消停了。无视大家的目光,非常淡定地回到座位,查看消息。
“亲爱的唐。这个时间。大概还在上课吧,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去你的,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你的奸笑……
“呵呵,我知道你肯定又在毒舌了,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
呵呵,我介意,我扔个白眼就ok……
“翻白眼就算了,我看不见,不过我也能想像得到。
我靠……
“也千万不要爆粗口,不适合你那张乖乖女的脸。
那也比你的娘娘腔兰花指好太多……
“好吧,不逗你了。
逗你妹……
“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我想把你接过来一起,而且正好是周日,你觉得呢?虽然知道有五成以上的可能你会拒绝并无视我,可我还是作死的发了这个短信。这次千万不要装作没看到,我等你的回复。
偌大的唐家也只是唐家,不过一具空壳,想必你也厌倦了。
他们也都不在了,那群小鬼可能根本不会想到你,洛基还远在基奈山,船王更不用说,那么忙。
你想怎样呢?
唐,请你相信我。我给的起也愿意给你一个家。
爱你的,温莎。”
唐晓翼脸色苍白,左手握拳,指尖泛白。他一点儿也不想承认他的心开始慌了,现在的平静惬意,只是假象。左胸口,心脏跳动地不正常,像是被带着荆棘的藤条紧紧缠住慢慢勒紧,几乎要无法呼吸。本就低着的头直接埋进了臂弯里,右手紧紧捂住胸口。
除了唐晓翼旁桌的女生,没有人发现他的反常。
“喂,唐晓翼,你还好吧……”钟雨在座位上干着急又没有任何办法。幸好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也不需要等太久……
下课铃之后大家蜂拥而出,钟雨和同行的几个女生打了招呼告诉她们自己一会儿就过去。
“唐晓翼,要不我扶你去医务室?”钟雨也算是比较了解唐晓翼,所以才等到了下课。
唐晓翼抬了抬头,钟雨看到的是一双染着悲伤的眸子,钟雨有点莫名其妙的想哭。
“我没事,只是困了。你快走吧,不然打不到饭了。”难得的,唐晓翼没毒舌。
钟雨撇撇嘴,知道自己不可能劝的动他,得去找一个人才行。
<<<<<<<
乔治刚下课出了班级门没走几步便被一个学妹拦住了。乔治有些头疼。
“有事?”乔治冷冷的问。
钟雨腹诽了一句冰山会长果然名不虚传,还是长出了两口气鼓起勇气问:“会长,你可不可以去看看唐晓翼?”
乔治皱眉,唐晓翼又惹祸了?
“他怎么了,又被教导主任叫走了?”乔治随口问。
我擦,冰山会长居然会吐槽?奇迹啊……钟雨定定神,说:“不是,他在班里,不过看起来身体不舒服,我说去医务室也不听,所以我来找你……”
“我知道了,你快点走吧,完了就没饭了。”乔治扔下一句便迈开长腿头也不回的走了。
钟雨满头黑线,我那么像吃货么……怎么一个两个都和我提这个……
身体不舒服……怎么回事……乔治快步走向唐晓翼的班级。
走廊虽然也有暖气,但依旧透着寒意,乔治紧了紧大衣。
教室门开着,除了最后一排的唐晓翼没有其他人。大片大片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唯独唐晓翼坐在没有阳光的角落,穿着宽大的校服越发显得单薄。
“乔治你别过来。”唐晓翼低着头,在乔治离他不过两米距离时开了口。
乔治自然不会听他的,径直走到他身边,伸手推了推唐晓翼。
唐晓翼却连带着椅子往后退。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允许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我都说了别过来,我可不想吓到你。”唐晓翼的声音透着点自嘲的意味。
“我的胆子可一点不比你的小。”乔治蹲下身,微微仰头看着唐晓翼。唐晓翼却扭过头。
不耐烦ing……
“你别不可理喻,你……”乔治说不出话,卡在了那一句。
“……我早说过。”唐晓翼低头,颇为无奈。
看着他微红的眼眶,只有心疼。
“把你那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收起来,怎么看怎么不爽。”乔治故意说。
唐晓翼却撇撇嘴:“从小到大你就没看我顺眼过好吗?”
乔治哑然。
这也难怪,他们俩那样的性格,那样的环境,虽然两人向来针锋相对,却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奇怪却牢靠的关系。
“……走吧,你不会真想一中午都待在这里吧。”乔治叹道。也只有唐晓翼能让他说这么多话了。
“这倒无所谓……”唐晓翼随口说,瞥到乔治又冷又不耐烦了的神色噤了声,而后无奈道:“要不你先走吧,我走不动了……我真的无所谓。”
两人就那么干瞪着眼……谁也不让谁……
“好吧,我走就是了。”唐晓翼也是真的累了,不想再无谓的耗下去。
乔治满意的站起转身,身后却突然一沉,乔治被撞了个踉跄。转头却看到唐晓翼抓着自己的衣服缓缓蹲下去。
“喂,你没事吧!”
“没事,”唐晓翼苦笑,抬起头时却笑眼弯弯,“我饿了,走不动。”
乔治不禁黑线,亏我那么担心你。
将搭在椅背上的白色大衣披在唐晓翼身上,乔治转身蹲下去。
“那我背你。”乔治面无表情,然而就是这副冷冰冰又不近人情的样子让唐晓翼走有了可以依靠的感觉。
唐晓翼怔了怔,然后趴到乔治背上,闷闷地“嗯”了一声。
乔治毫不费力地背起他,唐晓翼白皙的手腕和骨节分明的手垂在他身前。
“会长。”
唐晓翼“乔治”到“会长”的称呼变化让乔治心里烦躁。
“怎么?”
“我没有家了。”
乔治的心一沉,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转头却只能看到唐晓翼毛茸茸的脑袋。
然后继续走。
“你到底怎么了?”乔治忍不住问。
但没人回答他,乔治无奈的发现唐晓翼似乎是睡着了。他软软的发丝和浅浅的呼吸拂得乔治后颈微痒。
似乎是越界了呢……乔治。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