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无妄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唐晓翼老板叶修张佳乐封不觉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乔唐《零距离圣诞》


#ooc什么的,,,

12月25日。
乔治此刻还在被窝里躺着,而往常他应该是在晨跑。至于为什么还躺着……
原因有二,一是今天早上一点多去接唐晓翼睡晚了,二是因为他怀里还有一个人,自然是唐殿无疑了。
学园祭要十点多才开幕,睡会儿懒觉也是可以的,反正也没有课要上。
至于为什么唐殿会在乔治床上……咳咳,不便多做解释。但有一点,绝对清白!
唐晓翼的手机怎么连密码都不设……真随便。乔治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点开短信,对自己没有征得别人同意就看短信的行为没有丝毫愧疚。
第一个便是温莎的短信,乔治的眸子暗了暗,心中确定前天唐晓翼的反常是因为什么。
而电话簿里,空空如也,谁也没存。
望向怀中的唐晓翼,眼中尽是无奈。
“唔……”唐晓翼挣扎着抬手挡住阳光,眨眨眼,看到了乔治。但接下来的动作让乔治也不禁惊讶了一下:唐晓翼皱着眉头,抓住乔治的衣服就往他怀里钻。
……乔治会长无语中。
“喂,醒醒。”乔治推了下唐晓翼。
“唔,不要,就一会儿~”唐晓翼拿被子蒙住了头。
这是起床气么……
过了几分钟,唐晓翼又突然坐起来,随即狠狠甩了两下头。
呼……这下清醒了点。
唐晓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对不起哈~”
“……”乔治连没关系都不想说,他能把唐晓翼再按回去吗?果然还是睡着了才最顺眼……
唐晓翼见乔治不说话,身子一歪,又躺了回去。
“生气啦?”伸手戳了戳乔治的脸,唐晓翼小声问。
“没有。”乔治抓住了他不安分的手。
唐晓翼那又长又翘的睫毛不停抖啊抖,清澈的双瞳里清楚的印出了乔治的模样,像是不自禁溺了进去。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手还被乔治抓着哪!
眼前的人,是一直陪着自己的,不管是在以前,还是回来以后,总是让人那么有安全感。
“能让我抱一会儿吗?”唐晓翼的眼神是那样清澈,让人无法拒绝。
那对我来说是一种罪恶。
“嗯。”乔治伸手将单薄的身体轻轻收入怀中,像对待易碎的珍品,鼻尖依旧是好闻的藏香味,不知比外面那些女生喷的香水好了多少倍。现在的唐晓翼,便像收入了刀鞘的藏银刀,敛住了森然的刀芒,变得温柔。
唐晓翼把脸埋在乔治怀里,拼命忍住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
“很累吧……”乔治的声音很轻,犹如梦呓。
在绝对的温柔和了解下,所有堤坝都溃不成军,汹涌的洪水倾泻而过,夹杂其中的沙石划过,留下一道道伤痕在泣血的同时又融入水中,刻苦铭心的疼痛,顷刻间只剩下了废墟。
坚持了那么久,又在执着些什么呢?
无声的哭泣,最惹人心疼。乔治摸了摸唐晓翼的头,触感一片柔软。自嘲的笑笑,什么时候对你有了这种感觉?即使知道可能会被扎的浑身是血,也还是以这种别扭的方式关心着你。
<<<<<<<
唐晓翼换上了原来的唐装。
他还是原来的唐晓翼,毒舌为矛,腹黑为盾,以微笑为面具,以坚强为铠甲的唐晓翼,是那个外表坚强毒舌,内心脆弱温柔,到死都不会示弱的唐晓翼。
一个被死神抛弃了的人。
唐晓翼顿了顿,随即系上了最后一颗盘扣。
鬼知道唐晓翼是怎么把那件咋看都不像是人能穿进去的唐装穿上的?!乔治内心吐槽。
唐晓翼此时叼着一根发绳,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梳头发。
“我来。”乔治拿走了他手中的梳子。
唐晓翼的头发也有及肩长了,此前一直往后拢拢就算OK,现在却肯定要好好收拾以下的。
“你是不是给女生绑过头发呀,这么顺手……”唐晓翼笑道。
“女生倒没有,不过以前给你梳过。”乔治听到这话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唐晓翼纳闷儿了。
“想不起来了?那时候唐奶奶……”
“Stop,停,不用说了,我想起来了……”那简直是黑历史!
<<<<<<<
由于天气原因,各班表演要在大礼堂进行,不过等到结束由校方主办的室外活动还是有很多很多的……
钟雨妹子在校道上成功堵截到了唐晓翼和乔治,尤其是看到唐晓翼,眼神饥渴的像一匹饿狼一样,就差流口水了。
“Stop,钟雨你淡定点,怎么饿了好几天的流浪汉一样的眼神?”唐晓翼挑眉,语气尽是嫌弃。
钟雨不禁黑线,但依旧移不开目光,真的是太他妈好看了啊!
钟雨上上下下打量着唐晓翼,最后把目光停在他脸上。
“你哭过?”钟雨不怕死的问。往枪口上撞的精神并不值得我们学习……
“没有。”唐晓翼的声音立刻冷了下来,把头扭向一边。
钟雨看向乔治,乔治不置可否的挑挑眉。
“谁欺负你了?姐帮你收拾他去!”钟雨非常仗义的说,不过依旧遭到嫌弃。
唐晓翼:“就你?你这小身板还是算了吧。”
钟雨:“你大爷的,我小身板?大哥你看起来比我还孱弱呢好吧!”
唐晓翼冷笑:“呵呵。”
可在下一秒,钟雨的身体变得僵硬,唐晓翼不知何时绕到了她身后,拇指食指扣住了她的脖颈。
“你用词也真是丧心病狂,以后记得注意点儿。”说完一个轻飘飘的转身走了。
乔治经过时提醒了一句“记得快点跑,迟到要扣分的”。
你妈的,我怎么动不了了?!!!钟雨内心咆哮。
从远处飘来一句“以后还是不要带我家人骂比较好,他们的坟你挖不起!”
丧心病狂啊……
当钟雨气喘吁吁赶到礼堂时,唐晓翼正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唉……生活真惬意,还可以看戏。
钟雨不敢再去招惹唐晓翼,狠狠飞了几个眼刀便气愤的回了位置。
唐晓翼眼中泛起笑意,像明亮的流星划过,转瞬即逝。
手机里还躺着前天的短信,唐晓翼光想想都觉得脑仁儿疼。犹豫再三,还是准备回个短信,但点开的一瞬间,便有笑意漫上心头。
但他并没有回复任何一人,让他们渐渐淡忘也好。
“Happy Chrismas Day.”附带一张临时拍的学园祭图片一起发给了洛基和温莎。
他相信洛基能看懂,这是“放心”。
他也相信温莎能看懂,这是“拒绝”。
唐晓翼起身,向后台走去。
暗处的斗篷也退出了会场。
<<<<<<<
后台意料之中的忙碌,唐晓翼环顾了一圈,没发现乔治的身影。
照例,后台是不允许除工作人员意外的人进去的,不过因为是唐晓翼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来帮忙。”
众人立刻摇头说不用不用,废话,谁敢使唤?
“会长去休息室催场了。你要去看看么?”
听到这话,唐晓翼笑笑,走向休息室。转了几个弯之后,看到休息室。
“我真的很喜欢你……”
唐晓翼怔了一下,没想到圣诞深情告白的狗血戏码会被自己撞见。出于“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习惯,他决定默不作声的走掉。
“乔治……”
唐晓翼停住了,轻步移动到拐角。瞥了一眼,看到一个女生抱着乔治哭哭啼啼。
然后冷眼旁观。
“我有喜欢的人。请你自重。”
“你就陪我一会儿也不可以吗?”
唐晓翼心烦,又觉得自己又没犯什么错,干嘛要躲着。而心里那股酸酸的味道被自己可以刻意忽略。
“你们很闲吗?”唐晓翼冷笑,扬了扬手中的节目单。
他怎么来了?他都看到了?乔治皱眉,推开了女生。
“我来帮忙,不过似乎挺闲也用不着啊……后台忙的不可开交你们在这儿浪费时间。”唐晓翼靠着墙,双手抱胸,气场强大到乔治都有些无法匹敌。
气氛微妙且压抑。
“你是谁?凭什么来管我们?”女生气冲冲的问。
“呵,我是谁?你应该问你旁边的人。还有不要用那种吃了死鱼一样的口气和我说话,小爷我在这儿,哪里有你反驳的份。你这身是什么衣服,奥,演出服对吗?弄脏了可就不好了。瞧瞧你的脸都花成什么样了?掉进泥巴坑里的哈巴狗都看起来比你干净,当自己是贞子吗?化妆画的那么吓人,你现在出去估计一半儿人都得吓晕过去,香水味太刺鼻了换一个比较好,闻着真是比榴莲还差劲。干脆换一个人上台好了,简直丢人现眼……”
“够了。”乔治打断他,神色冷到了极点。
女生目瞪口呆,她哪里被人这么说过?
乔治转身对她冷冷说了一声:“你先回去吧。”
女生回过神,哭着跑走。唐晓翼冷笑着补了一句:“路上小心点,可别一不留神撞到人顺便把美瞳也撞丢了……喂,你干嘛!”
唐晓翼被乔治拉着扯向一边,他看到乔治狠狠地皱着眉。
“你什么时候这么咄咄逼人了?她招你惹你了?”还是说……你吃醋了?乔治没说出口。
“呵,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既然是事实为什么不能说出来?”唐晓翼用一种极其无辜的表情看着乔治,见他不说话,“至于咄咄逼人?我什么时候不是这样了?”前天,昨天,今早就不是,乔治心想。
“就算我脑袋上顶着一架AK47,我也照样能说出那些话。更何况,在死神的招呼面前,我这点程度又算的了什么?”唐晓翼依旧冷着脸,任谁都能看见他背后那双泛着恶魔气息的黑色翅膀。
乔治很想堵上他的嘴,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别忘了,我是唐晓翼。我向来毒舌又刻薄,这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会长,我在这里也没有资格教训你,你比我更清楚你的工作,所以,请别让大家失望。”唐晓翼把节目单拍到乔治身上。
“你的手,可以松开了吗?你不嫌累,我还嫌疼呢。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去校医那里。”唐晓翼说着刻薄而显得残忍的话,他还是那样不可一世,骄傲自负。
乔治松开手。唐晓翼的左手腕被捏的通红,衬着白皙的皮肤,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加油。”唐晓翼揉着手腕开心的笑了,笑眼弯弯。
乔治知道唐晓翼是真的生气了,否则根本不会把自己也列进毒舌范围内。
唐晓翼转身要走,结果没走两步就被拽回去。
“不会有下次了,相信我。”
“这话不应该对我说吧,再说你也没什么错不是么?是我自己无理取闹。乔治,我今天丢脸次数够多了。”唐晓翼推开乔治,几个闪身便不见了人影。
乔治留在原地,若有所思。
这就是乔治永远都超不过唐殿的原因。
<<<<<<<
唐晓翼特意避开工作人员和学生会,回到了原位。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悲伤和失落这时才像漫过堤坝的洪水,淹没心脏,占据整个身体。
自己明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出口讽刺,简直糟糕透了。
唐晓翼靠着软背,一手撑着下巴,一副要睡过去的样子。但他还是注意到了,乔治向这边投来的目光。两人几乎没有对视哪怕一秒钟,因为在那之前唐晓翼便移开了目光。
乔治也自然看到了。他总能在人群中准确的找出唐晓翼的位置。那个在人群中放空自己的那一个,闲的无所事事,对什么都没怎么兴趣的样子。
他身边没人。乔治想,不过他看到钟雨坐到了唐晓翼身边。这个女生有一种自来熟的能力……
“喂,唐晓翼。”钟雨好奇地探过头。
“嗯。”
“你刚刚是不是去找会长了?”
“……”唐晓翼沉默,睫毛轻颤,“嗯。”
“那他……有没有和你说什么?”钟雨稍显兴奋,被白了一眼。
一直都是我在说话,倒真忘了他说什么。
唐殿很诚实:“忘了。”
钟雨:“好吧,那你有没有遇到……比较……不一样的是,比如,表白之类的?”
“有啊,”听到这句钟雨更兴奋了,“一个大婶,对着会长。”
钟雨怎么可能听不懂!这种损人的词也只有唐晓翼能心安理得的使用,谁让人家年纪小呢。她也明白了,唐晓翼为什么闷闷不乐,合着就是吃醋了呗!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不知道。”
果然!
“这都不懂,孩子你这是吃醋了。”
“你脑子被门挤啦?我吃个毛线醋啊!”唐晓翼冷笑。
钟雨却不听:“孩子你要相信,会长对你绝对是真爱!这点小挫折根本不算啥!”
唐晓翼是真的很好奇钟雨脑袋里装的是什么,豆腐渣吗?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乔治怎么可能对我是真爱……他好像有喜欢的人……”说到最后,唐晓翼的声音却低了下去。
钟雨:“放心吧,交给我。”
唐晓翼被钟雨坚定的样子逗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钟雨的脸非常不争气的红了,幸好会场里挺黑的,唐晓翼大概看不见。
“你还是先把自己推销出去吧,钟大婶。”钟雨的脸又白了。
等到他们的班级表演,因为唐晓翼是后来的,没有加入。唐晓翼安静的坐着,将双腿屈在椅子上,蜷成一团,结果竟然睡着了。
钟雨回来时便看到唐晓翼抱着自己睡着的样子,睡颜带着孩子气,无比干净。
明明是个天使,却被人们当做恶魔。唐晓翼,你藏的太深了。别人看不见啊……
<<<<<<<
优胜依然是乔治的班级。
唐晓翼没有什么特别表情,反正都习惯了。
学园里出现了许多临时搭的店面,比赛没到中午就差不多完事了,除了夜晚的节目要全员参加之外,其余时间是学生的。虽然天气有些冷但并不能妨碍同学们的热情。
唐晓翼闲闲的逛着,后来干脆回宿舍睡觉。
乔治看了,没说什么。
<<<<<<<
“你的化装舞会的衣服我准备好了,快来试。——钟雨。”
唐晓翼几乎避开了所有活动,却唯独推不掉这个,只能认命。
反正只要不是什么女装就好,唐晓翼如此想。
但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些头疼,有骂人的冲动。
这么多蕾丝是什么鬼!?
钟雨:“这是洛丽塔洋装,本来给你挑了甜美系,后来换成了哥特系,你应该庆幸,哥特系里有男装。”只不过这套是甜美系和哥特系的结合体,钟雨补充。
“放心吧,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洛丽塔,不然换装就要半个多小时。”
唐晓翼嘴角抽搐,几欲要走,到是钟雨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说:“就这一次,我真的好想看,就今晚。”
唐晓翼无奈的点点头。
所以唐殿是吃软不吃硬。嘿嘿~
唐晓翼进了隔间换衣服,钟雨怕唐晓翼不乐意,特意把南瓜莉婷换成了长裤,省去了不少麻烦。
立领白色长款衬衫,领口,袖口,下摆均用蕾丝装饰,领口微微敞开,松松系了一条银黑色领带,微收腰设计。黑色长裤并没有过多装饰,再往下便是一双长及小腿肚的银白色小方跟皮靴,缠绕着两节鞋带。外套是泛红的深黑色,类似骑士装,堪堪及膝,依旧选用了大片的银色蕾丝,胳膊以下全用银色蕾丝,抬手间也很难看到内搭的衬衫袖子,只能看到没过手背的袖子上的白色蕾丝。装饰用的两排刻花的银扣,能看出是蔷薇。绣着复古花纹的腰带系在身后,形成收腰。不仅是外套的大翻领,其他边缘也都用暗银色包边。
唐晓翼出来时,立刻惊艳了钟雨。
太合适了,感觉几乎不用修改什么。
“感觉很奇怪啊……”唐晓翼甩着袖子上的蕾丝小声嘀咕。
“不不不,一点都不奇怪……总觉得还缺点什么……啊,有了!”
唐晓翼:“……”
<<<<<<<
化装舞会准时开始。
先由校长致词后邀请校长夫人跳第一支舞,然后便是学生们的自由。男生们都穿的玉树临风,邀请心仪的人跳舞。女生们则各种打扮,反正也是化装舞会,有很多人选择戴面具。
自然,也有一些把心思放在吃东西上的,比如钟雨。不过钟雨穿着印满草莓的甜美系洛丽塔,倒也不显得突兀。
乔治穿着纯白色的盛装,火红的头发张扬而又显得冷漠,生人勿近的气场也愈发严重。
当然,你也可以看到月色下的露台上独自神伤的银发美人。和之前相比,唐晓翼的脖颈上多了一条暗红色的丝带。银色的长发披散着,左边的发丝绑了三股辫露出了小巧的耳朵,除了藏银耳环,又多了一个长条的耳坠,动一下便叮叮作响。头顶上又是一个斜带的小礼帽,依旧缀点蕾丝。遮住半张脸的精致面具泛着银光,血红的双眼里此刻有一些冰冷。
真他妈的玩儿人!
唐晓翼已经拒绝很多人的邀请了。现在的他就是男女通杀!
唐晓翼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巨大的盆栽挡住了大片的视线。头痛的揉了揉额角,果然不应该答应钟雨那丫头。
“我可以坐这里吗?”来着在这个舞会里显得非常格格不入,不过唐晓翼却笑笑:“随意。”
黑色长发,穿着一身秦汉时期古装的男生在他旁边坐下。
“为什么不去跳舞?”男生问。
“你不也没去吗。”唐晓翼笑了,血红的眸子里似乎涌动着嗜血的光芒,加上嘴角露出的小虎牙,让人不禁怀疑他下一秒便会冲上来咬断人的脖子。
“我和你能一样吗?他在哪儿?这时候他不应该陪你么?”
“怎么,他就非要陪我吗?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你男朋友么?难道不应该陪你?”
“……”唐晓翼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鲜红的,像血一样的葡萄酒随之晃动。
“只是室友。”
“怎么了?吵架了?所以分手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趁虚而入吃个豆腐什么的?”
“别穿的道貌岸然的还说出这种猥琐大叔才说的话,让人看了想吐,小心点别暴露本质 ,不然你那群迷妹会冲过来把你撕了的。”
“哎呀,别这么说啊,我明明对你那么专一。”
“赶紧滚吧你。”唐晓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Sure.”男生起身,却又走到他身后,俯身挑起唐晓翼的下巴,用极其暧昧的声音说:“唐晓翼,你今晚可真美。”之后便不见了人影。
“呵,真是恶趣味啊……墨白学长……”唐晓翼终究没把手中的酒泼出去。
<<<<<<<
乔治皱眉,唐晓翼是磁铁么?怎么总有人盯着!
乔治走向唐晓翼这边,唐晓翼看到了,下意识的想避开,转念一想自己现在的打扮一般人也认不出来,所以又坐回去。
不过他似乎忘了,乔治可并不在一般人的范围之内。
直到乔治离他只有两三米远时,他才后知后觉的起身要走。
“能请你喝一杯吗?”乔治轻声说。
“我吗?”唐晓翼尴尬的转身又尴尬的问。
乔治点头。
也是这时唐晓翼才发现,他和乔治的衣服……似乎是一套的。
姓钟的我恨你!
“非常荣幸。”唐晓翼笑笑,第一次觉得这些碍事的假发和蕾丝特别好用。
“月亮很圆啊……”乔治靠着栏杆抬头看月亮。
“嗯,是啊……”唐晓翼随意的接口,也漫不经心的走到了阳台边。
“为什么一个人呆在这儿?没有一起来的人吗?”
“我不喜欢太热闹,一起的人……上午是有的。”
“要去阳台跳舞吗?”
唐晓翼也早就注意到,阳台外延伸出的平台,足够五六对人跳舞。
“我跳女步?”
“可以吗?”
“……可以。”
唐晓翼只想抽自己嘴巴。
乔治纵身翻过栏杆,唐晓翼也跟上,不过因为左手和麻烦的袖子,身形不稳的晃了晃,被乔治扶住。
“手怎么了?”
“不小心磕的。”
乔治不再说话。
两人行过礼,乔治牵住他的手,跟上舞步。
“你喜欢过一个人吗?”“可能,我不知道,”唐晓翼微微低头,有些迷茫,“学长呢?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多吧。”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确有一个喜欢的人。”
唐晓翼眸子暗了暗,血红的双眼变得更加暗沉。
“他是个很惹人厌的人,不过他也很让人心疼。虽然性格差到不行,还把自己锁在心里从不外露,让人头疼,但还是很喜欢啊。”
唐晓翼的舞步乱了,心脏狂跳不止。
“这样的人,值得喜欢吗?”唐晓翼推开了乔治,双手撑着栏杆,银发闪闪发光。
唐晓翼摘下了面具。
“值得,只要是他,就值得。”乔治站在他身后,像是最忠诚的骑士。
“乔治,我喜欢你。”唐晓翼微微红了脸,睫毛抖啊抖,好像很不好意思似的。
乔治弯了嘴角,双眼里划过一丝笑意:“但是我不喜欢你啊。”
“啊?”唐晓翼条件反射的转身,表情很复杂。
“我爱你。”乔治怕唐晓翼转身就跑,所以赶紧接口。
唐晓翼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有些不敢相信。
“你……你耍我?!”反应过来的唐晓翼立刻炸毛,给了乔治一拳。
“叫你耍我……唔……”乔治没等唐晓翼毒舌就宣示了主权,唐晓翼几乎被吻的喘不过来气。
“我可没耍你,是你自己误会了。”乔治在唐晓翼耳边说,心情非常好。
“你闭嘴。”唐晓翼恶狠狠的瞪着乔治,不过他现在这样简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分明就是犯罪嘛!
“遵命,夫人。”
“都说了你闭嘴!”
……
<<<<<<<
校园官微上已经炸开了。
冰山会长的一条微博让整个校园都炸了锅。
照片上,银色长发穿着洋装的少年抱着几乎和他一样高的布偶猫,笑颜美好。在他身后是繁星点点的星空。
但重点是乔治附上的一句话。
“看来我以后要和布偶猫争宠了(摊手)……”
[一秒钟下雨]:大爱乔唐!!!(举旗)
[我是老大你有意见?]:哎呦,恭喜会长脱单啦!
…………
<<<<<<<
唐晓翼是彻底出了名。
唐:“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乔:“你看错了。”
唐:“乔治!!!”
乔:“我马上删。”
唐:“还来得及吗!?”
乔:“来得及。”
唐:“……”
乔:“我看他们谁敢讨论。”(阿西出场)
唐:“……哦。”

【THE  END】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