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无妄

最爱鹿晗。励志不写BE。爱唐晓翼老板叶修张佳乐封不觉基德金木研夏尔李白犬夜叉……

【唐晓翼】温唐《当风过境,我在原地》

Chapter3
【并不美好的“初见”,你却倾城依旧】
他今早又来了,这已经是第三个星期。
我猜,今天温莎也会来的吧。
远处的路灯告诉我:他就住在皇家马斯顿医院,是个绝症患者。
我不敢想象。
他慢慢地走着,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底依然没有光亮。
怪不得我会觉得绝望一直在笼罩着他……
这么年轻,就得了绝症,换做是谁都会绝望的吧……
希望他能活的久一点吧。
此时我也没心思八卦了,只是想,安静的陪着他。
他又坐在了长椅上发呆,有时我都会怀疑他是不是个哑巴?
他还穿着那件纯白色的风衣,只不过似乎又瘦了一些。
温莎来了,脸上的表情无法言喻的复杂。有追忆,有惋惜,有心疼……但更多的还是开心吧,他的眼神不会骗人。温莎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地凝望着他,就像我一样,当然只是个比喻而已。
半晌,我才看见温莎走近他,小心翼翼得的念出了一个名字,像是极不忍心打破一个美好的梦境一样那么小心。轻风也似乎停下来注视着他们俩,周围一切都很安静。
“唐晓翼。”我听见温莎如此说道。
原来叫唐晓翼么?好像是有点印象,但我并不打算去想,过去于我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现在也一样。
我看到唐晓翼只惊讶了一瞬便恢复了常态,然后神情淡漠的看向身后,狭长的凤眼中划过一丝光亮,却马上消失不见。
温莎撑着椅背翻过来坐到了他身边,微笑着把铭牌递过去,笑容让人心疼。看样子,他也发觉了唐晓翼根本不认识他的事实。
“谢谢。”唐晓翼的声音略带嘶哑,像是许久未说话一样。想来也对,他来这里发呆了这么多天,几乎让我以为他是个哑巴。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温莎继续搭话,倒也不怕被唐晓翼无视。
唐晓翼瞥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你不是已经坐下来了吗?”,不过看他的样子倒是真的想无视掉温莎。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默许了他的要求。
“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也是这样冷淡呢……”温莎低声道,像是说给唐晓翼听,但更像说给自己听。唐晓翼疑惑地看向他,他却摇了摇头,说:“抱歉。”便没了下文。
从唐晓翼眉宇间细微的差别可以推断,他今天心情不错。
大概是因为有人陪他了吧。
对唐晓翼来说,这算是初见吧,可对温莎却不是。原本做着直线运动的两个人,交汇在某一点后渐行渐远,但却因为其他因素干扰而改变了运动方式做起了圆周运动,这就是我眼中的命运,总是那么令人捉摸不透。
不过打死我也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无聊到不说一句话……
唐晓翼就算了,温莎呢?话都不说你想让人家对你留下什么印象?不要让一个稻草人来为你们操心好吗?
我觉得他们这个样子再呆久一点我就要憋屈到炸开,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稻草人会憋屈到炸开……
唐晓翼依旧是纹丝不动。
我想,可能他就算是想动弹,也是有一点困难。因为燕子告诉路灯,路灯告诉我的是,唐晓翼得的病,是渐冻症。
那可是被称为世界五大顽症之一的渐冻症啊,至今也没有能够治疗它的方法。唐晓翼能活到现在这个年纪,本身已是个奇迹。不过像他这样顽强的人还真是少见,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僵硬,行动也越来越迟缓,到最后完全瘫痪,直至无法呼吸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光想想都觉得可怕。任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吧。
温莎他……到底知不知道呢?应该是知道的。
唐晓翼……他的日子大概不多了吧,谁知道呢?也许明天我就见不到他了。
温莎偶尔望向他的目光,带着温柔的哀伤,碧绿色的眼瞳里流光宛转,像稀有的翡翠一样光华夺目。而唐晓翼的眼睛,像暗沉的玛瑙石,找不到原本的灵动。
“你经常来吗?”
谢天谢地,温莎这小子终于挑起话头了。
但是,唐晓翼别说是正眼,连个斜眼都没赏给他,也是有够悲催的。我看见唐晓翼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很显然,他们二人都不是很擅长交谈,我看见有好几次温莎想起个话头却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我感觉到迷一样的尴尬在蔓延。果然不管是什么国家,怎样的民风,家长们肯定会教孩子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
“我是一名英国人,”温莎顿了顿,而唐晓翼没反应,“我叫温莎,Windsor.”
我本以为这句话也会被唐晓翼无视掉。但唐晓翼的瞳孔骤然微缩,缓缓转过头看向温莎,显然很在意这句话。
“你叫……什么?”唐晓翼问道,眼底泛起了小小的涟漪。
“温莎,Windsor.”温莎轻声重复道,眼神温柔的几乎要溺死人。
唐晓翼垂下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微长的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能看见他尖尖的下巴。
“温莎……真是熟悉的名字呢……”唐晓翼抬起头,说“唐晓翼,我是唐晓翼。”
唐晓翼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我突然就想起了当初创造我的那个中国人经常提起的一句,虽然我有些听不懂,却意外的觉得应该很配他。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评论

热度(11)